返回列表頁

  • 早上和鄰居一起散步,談到最近歐洲的天氣異常,很多人已經凍死。 鄰居說,應該是現在的人愈來愈貪婪,工廠愈來愈多,破壞了大自然的規律。我們突然想起現在的節慶愈辦愈大,像元宵節為何要各處都辦花燈,而且花燈愈做愈大。國慶日為何要放那麼花錢的煙火,那些節慶所製造出來的垃圾和汙染如何清除?是我們的政府要用這些節慶的歡樂熱鬧來粉飾太平?還是人們的胃口愈養愈大,需要更多的聲光來振奮自己的神經?我們小時一個紙做的燈籠年年提,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充滿了樂趣。但現在的人政府年年發個花燈,大家節後就丟,但幸福的指數卻愈來愈低啊! 經行之後,在郵局聽到了郵務士推著手推車的喀喀聲,或是在平交道前聽著火車隆隆通過的聲音,以前都不是覺得可意的聲音,現在聽來卻是它們用自己最美的嗓子在唱著歌。甚至連開車出去辦事,聽著音響放出的聲音,竟然感覺像是車輪有如唱針般滑過路面的軌,而蹦跳出來的音符。車子一面的跑,音樂就一面從底下的車輪流洩出來。 晚上看新聞在談台灣的科技業、醫學界、教育界的人才已被新加坡、韓國、中國給相中,不斷以優厚條件挖角。因為台灣的人才專業能力夠,溝通能力好,忠誠度佳。 最讓我痛心的是,有一些教授本來在美國就有很高的學術地位和優厚的待遇,他們當初也是抱著愛台灣的心回來,但後來對台灣的升遷制度很灰心,又看到台灣學生一付吊兒啷噹的態度,早上九點很多學生還未到齊,到的人也還拿著早餐、翹著腳在吃。但在中國大陸教書,學生九點就已安靜的坐在椅子,以非常恭謹的態度聽課,讓他們有受尊重的感覺。 我想,固然我們要提防中國大陸以蠶食鯨吞的方式來統一我們,但要不是我們先搞爛搞壞自己,別人也無法趁虛而入。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公益與人品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章回小說般的「聖戰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