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和雪碰面,將近一年不見,她正忙著整理花蓮的房子,6月底全家就要從台北搬過去了。是我在第一份旅遊雜誌工作的同事,她早我一天進公司,好像男生當兵一樣,我們有著同梯般的情誼。她的先生是澳洲人,在台灣英文報紙擔任記者,她則專心帶小孩,夫妻兩人都喜歡烹飪做菜,搬到花蓮後,計畫以在地的食材,做出美味創意的料理,以預約的方式經營。 聽到朋友勇敢實踐夢想,很為她高興,但也有點感傷,沒想到離別來得這麼快。道別之後,到書店去找一本書,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頭皮很緊,我想到上次去洗頭時,小姐說:頭皮緊表示壓力大,原來不知不覺中,身體紀錄了對分離、對未知的緊張不安,覺受也更敏感了。 看到緊是鬆的開始,用呼吸來按摩頭皮,同時也知道雪的遷居,引發自己對未來的不安,但是我知道,此刻最需要的是靜下來,定下來,把當下眼前的事好好的完成,好好的整理自己,讓心有空間,對準源頭,才能謀定而後動。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母女的三代功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看到木工師傅認真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