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閱讀郭振純老前輩交付的講義「1949年四六慘案始末」,感覺一片風聲鶴唳外,更與參與營救的全國學生同悲同泣,心緊密相連!
    事件起因於1949年3月20日,台大法學院學生何景岳和師範學院博物系學生李元勳,共乘一輛腳踏車,被謝延長警員看見,認為違反交通規則,取締時發生衝突,2名學生被員警毆打,並押送回北市第四警察分局拘押,導致二校學生組隊遊行抗議,事態即由此展開。
    跟228雷同的是台灣有志青年遇上了土匪軍警,其結果是為首的數十名學生領袖被捕或遭槍決,流亡的「黑名單」之首周慎源,則在桃園蘆竹鄉慘遭特務亂槍擊斃。
    雖然經過了 228大屠殺,1949年台灣的大學生仍然充滿「人權自由」的理想,且學校裡有從中國來的學生時與中國同學信件往來,思想開放,因此官方擔心321之後的台北學運會受到當年 1月才發生的南京學運的鼓動,而台大學生發表的聲明是:「本校同學無論本省外省,根據以往的事實,在學習上都是密切砥礪,互相觀摩,在感情上親愛互助,並無任何裂痕。」學生們不分省籍,要的只是「反對警察打人」、「反對官僚作風」、「保障人身自由」的基本人權而已。
    然而戰敗流亡的國民黨反動政府為了壓制台灣學生正義的呼聲,到處利用流氓特務橫加迫害,4月5日逮捕師範學院學生自治會主席周慎源之後,引發學生集體抗議及6日警備總司令部的大逮捕行動。「四六」血案於焉展開,更瘋狂地大批逮捕虐殺大中學生,接著整頓學風,師範學院橫遭解散,全省各地學生相繼失踨,紛紛被迫離校逃亡。對這一段歷史年輕一代的台灣人都很陌生,但參考1989年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國政府如何屠殺學運學生的慘況,或可想見一斑。
    從此國民黨政權對台灣學生更加緊壓迫奴化,甚至挑撥省內省外同學間情感,收買文化流氓傅斯年(台大校長)、省主席兼警備總司令陳誠的鷹犬劉真(繼謝東閔之後,接任師範學院院長)。而交付台北地方法院檢察處「依法辦理」的學生命運,最終還是請「警備總部」派員協助偵查,法院聽命於特務機關,焉能維護人身安全
    台大學生自治會於4月15日召開記者會,說明該校同學周自強等28名,及師院約300多同學被捕後,全校 3000多同學乃被捲入恐怖浪潮中,他們是有熱情有正義感的青年,雖然不能不顧到本身安全,但更沒有忘懷被捕同學的鐵窗之苦。在同學一致的要求下,營救會宣告成立。他們不願擴大事端,造成血案,只希望學校當局和政府交涉,大事化小,使該校 3000多同學獲得自由和安全。
    他們說「在4月6日到12日的一星期內,我們沒有一天、沒有一小時不是為了被捕同學的自由而奔波。」
    聞之令人動容!
    台大學生的營救行動,於4月6日成立「台大、師院《四六事件》營救會」,由該校六學院組成大會主席團,進行集體領導。主席團請傅校長出面與當局交涉,允許學生代表慰問被捕同學,提供生活物品。而報導組的同學負責編輯《營救快報》,撰寫事件真相、控訴政府當局暴行的《告全國同胞書》等,並向各報記者散發《書面談話》。行動迄 4月9日因衛護同學而被抓的學生全部釋放止。仍有至少19名涉案學生被「依法辦理」拘押中。(官方說法是14名)
    而經過整頓後的師院,更是處在情治機關的監視之下,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可以直接行文請學校交出「不法」學生,學校成為警總的下屬機關。1949年8月又逮捕師院 4人,同年10月師院學生李德育慘遭秘密殺害,1950年5月陸續逮捕陳水木等40名台大及師院學生,「四六事件」受難學生因此展開長達數年的逃亡生涯,同年11 月29日陳水木等19名難友被槍決。
    掩卷太息!隨之浮現的是如郭振純老前輩這般「打不死」的台獨主義者,及師諄諄教導的「台灣魂--作第一等公民」,感覺自己也參與了學運,我們和先烈的生命從來沒有分離過!正因為一件件政治屠殺史料不斷被公開傳佈,讓後代台灣人醒悟自己是二二八及四六英靈轉世的人,未凋的前輩們更在當前國共二黨的脅迫下,大聲講述歷史教訓,開創台灣重生的力量。此為老前輩說的「同仇敵愾,離建國不遠矣」!
    問:我想要怎樣的國家?一個以台語教學、講述台灣史的教育環境;一個以尊重台灣生態發展的城市;一個人民為主、公權力為從的政府;一個充滿愛的遠離霸凌與詐騙的生存空間…。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64事件的法海和尚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真正原諒就會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