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用早藥石時,母親過來坐在一旁,他伺機開口,說我們家外勞工作太輕鬆,每天就幫忙煮個飯,卻要給別人同樣的薪水。聽只是聽,不以為意。不解讀成她在意自家吃虧。
    只看到她的真心也想跟人沒有距離。微笑看著她,開她玩笑說:「是齁!ㄚ無你想袂愛伊按怎無閒?」她腦筋動得也快,知道自己掉入無厘頭了,就沒再多說,只是傻笑
    這時趁機跟她開導說,外勞都是靠她的福氣,才能這麼輕鬆。還有我們這些子女,也都是因著他的福份,才能這麼沒有負擔。她聽了非常受用,就呵呵笑開了。最後跟她說人跟人會在一起,是有因有緣的,要相信因緣。
    她貪懶要躺著,就央著她一起打坐。老人家像極了稚齡的孩子,嘴巴唸唸有辭,跟她說噤語,她就噤口了。她身體會癢,會用手去抓,跟她說是身體在打通氣脈,她就乖乖地不再亂動了。
    就這樣,在慈悲喜捨、四無量心的作意下,她靜靜地完成了兩支香的靜坐。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體會用全身說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教育糟在斷祖先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