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二二八紀念公園等女儿下班。看了一點書以後,起身經行。最後走到了二二八紀念碑附近。碑前的小廣場周圍坐了三三兩兩的遊客,有一個老外街頭藝人在吹薩克斯風。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周末夏日午後的慵懶!但我愈靠近紀念碑,愈感覺到心裡的澎湃洶湧。一踏上碑底座,眼眶就濕了!
    淚眼矇矓的慢慢仔細閱讀碑文後,繞著碑慢慢走一圈。感覺整個球形碑體莊嚴肅穆,組成的元素應各有其涵義,可惜現場看不到任何解說!
    碑文上的日期是1997年二月二十八日,但紀念碑在那之前二年就完成了!十七年後的今天,我,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第一次來到它的面前!我,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竟然是在最近這幾個月才開始有機會去了解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這段血淚歷史!在那之前,我不但是無感,甚至還覺得那是有心人士故意要挑起省籍情結的!想到這裡,又羞愧又憤怒!
    我們到底被填鴨了什麼歷史、什麼「公民與道德」?我們的教育到底在做什麼?這個「國家」,到底是想要什麼樣的人民?這個「國家」,到底把人民當什麼?
    心裡好沉痛!
    如果不是有師、有同修,我現在應該像二二八紀念公園裡的其他遊客一樣,醉生夢死,活在和平的假象裡!
    回家後上網,查到碑文的涵意,果真用心良苦!也在網路上再把碑文看了一次。
    紀念碑碑文共642字歷時一年,近30次會議字斟句酌:
    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消息傳來,萬民歡騰,慶幸脫離不公不義之殖民統治。詎料台灣行政長官陳儀,肩負接收治台重任,卻不諳民情,施政偏頗,歧視台民,加以官紀敗壞,産銷失調,物價飛漲,失業嚴重,民衆不滿情緒瀕於沸點。
    1947年2月27日,專賣局人員於台北市延平北路查緝私菸,打傷女販,誤殺路人,激起民憤。次日,台北群衆遊 行示威,前往長官公署請求懲凶,不意竟遭槍擊,死傷數人,由是點燃全面抗爭怒火。爲解決爭端與消除積怨,各地士紳組成事件處理委員會,居中協調,並提出政治改革要求。
    不料,陳儀顢頇剛愎,一面協調,一面以士紳爲奸匪叛徒,逕向南京請兵。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聞報,即派兵來台。3月8日,二十一師在師長劉雨卿指揮下登陸基隆。10日,全台戒嚴。警備總司令部參謀長柯遠芬、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及憲兵團長張慕陶等人,在鎮壓清鄉時,株連無辜,數月之間,死傷、失蹤者數以萬計,其中以基隆、台北、嘉義、高雄最爲慘重,事稱二二八事件。
    斯後近半世紀,台灣長期戒嚴,朝野噤若寒蟬,莫敢觸及此一禁忌。然冤屈鬱積,終須宣洩,省籍猜忌與統獨爭議,尤屬隱憂。1987年解嚴後,各界深感沈痾不治,安和難期,乃有二二八事件之調查研究,國家元首之致歉,受難者與其家屬之補償,以及紀念碑之建立。療癒社會巨創,有賴全民共盡心力。勒石雋文,旨在告慰亡者在天之靈,平撫受難者及其家屬悲憤之情,並警示國人,引爲殷鑒。自今而後,無分你我,凝爲一體,互助以愛,相待以誠,化仇恨於無形,肇和平於永恆。天佑寶島,萬古長青。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甲蟲的硬殼不見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人的台北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