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小兒子今天特地請假準備將車送修保養,知道他昨晚晚睡,早上可能起不來,於是便主動幫他開到保養廠。 回家後不久,接到技師蕭先生電話,他列了一堆需更換的配件名單,總價近四萬元。 大兒子有意見了,說:「車子真的很老了,該換了。」 回答他:「就是因為每次都花那麼多錢修理才捨不得換啊!」 其實,內心是清楚的,車子再不換,洞只會越補越大,就像這兩天內心的苦,再不面對,苦只會越來越堅固,難以消化…。 下午打坐時,膝蓋疼痛難忍…。心想,怎麼可能熬得過十天的夏禪?11年了,幾乎沒缺席過,難道以後都沒辦法好好盤座了嗎? 下座後,像隻甲蟲般走到戶外散心,膝蓋是僵硬的,當身體不自主的時候,心似乎更不自主,誰說身苦心不苦?感覺全身就像隻盔甲罩住的人,硬梆梆,心沉到谷底。 忽然看到前面有三個工人,全身沾滿了泥漿,正有說有笑著走著,其中一位又瘦又小的工人,跛著腳,笑得最大聲! 當下,我的心,嘩…的一聲,碎開了!淚水差點掉下來!以前會捨不得看到身障者的苦,可是,眼前的人卻是我的典範。 反觀自己的身苦,看到膝蓋的僵硬與疼痛突然變成一粒小沙子,最奇妙的,是看到當下的心,不斷不斷的打開…。「慚愧」讓我整個人醒過來,整顆心滿滿的感恩! 昨天才自我解嘲自己是猶太裔捷克人卡夫卡小說《變形記》中的甲蟲,覺得自己彷彿是招惹嫌厭的醜八怪異類,那硬硬的殼,其實是消沉與自責分泌出來的黏液所構成;下午甲蟲的硬殼不見了,被內心原本滿滿的愛融化了;一種不忍世間苦,反觀到原來的本心,深沉的慚愧,由衷的感恩;師對弟子無所求的愛永遠如陽光般照耀,無論是甲蟲也好,蝴蝶也罷,都是將法傳出去的媒介,都是佛師的深愛。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二等國民爭取公民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到底被植入了什麼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