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閱讀林達著的「一路走來一路讀」,其中有一篇文章「瞬間華彩」,是敘述1968年參加墨西哥舉辦的奧運,奪得兩百公尺短跑金牌的美國黑人選手湯米‧史密斯(Tommy Smith)的故事。
    在六零年代,黑人還是處於二等國民的弱勢地位,常遭白人的歧視。在運動場上,他們被歡呼為英雄,但一旦脫下運動衣,他們就被稱為「黑鬼」。
    當時將要參加奧運的黑人選手原本醞釀集體抵制奧運會,以抗議美國社會的種族歧視,但後來作罷。他們在社會學教授哈利.愛德華發想下,發起了一個「奧林匹克爭人權」(Olympic Project for Human Rights)的活動,希望參賽選手用他們每個人自認為合適的方式,表達美國黑人人權的狀況。於是當湯米‧史密斯上台領獎時,他約同另一名得到銅牌的選手約翰.卡洛斯(John Carlos),在大會奏起美國國歌、星條旗慢慢升起時,他們緩緩的舉起戴著黑手套的手臂,沈默地向全世界宣告美國黑人人權受歧視。
    他們因此付出沉重代價,斷送大好前途。國際奧會認為他們把政治帶入體育,美國奧會更認為此舉在羞辱美國,命令他倆立即回國,終生不得再參加奧運會。他們的體育生命結束了,也失去平步青雲的機會,從此經歷了和大部分黑人一般的生活磨難。當他們回到美國後,受到非洲裔社區英雄式的歡迎,同時也遭廣大的保守派咒罵為麻煩製造者,甚至收到死亡威脅。30年後,這兩位選手才被公認為對全美國人權運動有大貢獻。
    小女儿沛雨放學回來後,我將此故事告訴她,沛雨說:「他們沒有說任何話,也沒有做任何激烈的舉動,只是想讓世人了解他們的境遇。真正心中有偏見,真正把政治帶進體育的是那些奧會的委員吧!
    幾十年過去了,因為眾人的努力,黑人的人權已經大獲改善。1996年在美國亞特蘭大市舉行的奧運會邀請了湯米‧史密斯擔任傳遞奧運聖火的榮譽接力跑步。湯米說:「我只是做了千百萬人應該一直做的事情,為爭取人權而努力。」
    而當年他們在1968年舉起手臂的那一瞬間的相,將在人類歷史上熠熠發著光芒。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想不想看日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甲蟲的硬殼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