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託一湛的福,與一如去北科大上一心的瑜珈課。一如說很想學習一湛的教育專長,看到一如的進步,在記錄採訪內容的精準、文字有感情和迴向喜樂。他說自從定課將頸椎的阻塞打通之後,頭腦思路就靈活了,寫日記也大為省力。
    我提出健康問題(鼻涕帶血),他用自身經驗,瀟灑地在定課與身體的關係中找答案,好傳神的,一個肩頸打通,鼻炎痼疾就豁然痊癒!中醫師談法,比談醫理更令我信服。
    課程從對瑜珈的認知和學習動機開始,一心請學生畫了4個同心圓,由外而內依序代表身體、呼吸、心、靈(喜悅開心)。一般人都是「身、心分離」,明明「心理」想早起「身體」卻起不來、明明「心理」很喜愛「身體」卻排斥…,生命都在內耗中。若想讓身心合一,「呼吸就是身和心之間的橋樑」。這句話要背誦下來!
    「想不想看日出啊?」一定要身心合一,才能早起看日出!一心呼喚學生的嚮往,要先有意願、動力,才能進入瑜珈的堂奧。我的身、心都回答「好想!」,就在佈達之後開始呼吸串連身與心的奧妙旅程,呼吸的世界太清新,我由一開始的仰躺觀呼吸想睡(平常 3秒鐘就會睡著),到課程結束「癱屍」時,全身細胞被喚醒的喜悅,呼吸如影隨形,治好我的「陳摶睡仙夢」。跟一心說好像來上「禪修課」,甚至比禪修更有效!
    第二班(堂)的學生比第一班(堂)多 3倍,幾乎都是男生,大部分人都以為瑜珈是練軟骨功,有位同學形容瑜珈的感覺是「噴火」,但這一堂課才真的讓我見識業力會「噴火」。上一堂課身心清淨的感覺完全走樣,好像出關進入紅塵遇上了考驗。
    因為太膨脹自我感覺良好,雜念紛出籠!察覺到又會懊惱、自我批判、甚至想趨樂避苦(感覺最可怕的魔是自己),就在業力拉扯混沌一片時,清明的覺性忽現身呼喚我:「想不想看日出?」,原來一心開場呼喚心中的嚮往和佈達,要用在最關鍵的時刻。「看日出」引喻做身心觀察,只是觀察,不批判。終於能夠完全欣賞接受自己,才能再找回呼吸,享受瑜珈的淨化,很珍惜這一堂「浴火鳳凰」,感覺更上一層樓。上一堂課沒經過苦難,還不能稱為「美感」,只能說是「天人」吧。
    雖然4個月沒練瑜珈,體能似乎沒退化(今天注重呼吸淬煉心靈,瑜珈動作也比較少),可能因每天禮佛採瑜珈大拜日式,全身筋骨肌肉得以伸展到極至。我的瑜珈老師(姓柯)曾說「練瑜珈的人,爬山不會輸給運動員」,今天體會的瑜珈,內涵就是師傳授的「找到呼吸找到心,為有源頭活水來」。
    可惜時間有限沒做心得分享,不知道年輕學生體會到什麼?至少不是上課前的茫然
    或嬉鬧,有學生說練過瑜珈,才發現自己的體能這麼差(因為身心分離,內耗太多)。有一位露出發現新大陸的驚喜,看到法,心中燃起火苗。--願永遠在黑暗中呼喚自己「想不想看日出?」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深知被殖民的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二等國民爭取公民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