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到景美人權園區,拜訪白色恐怖受難者郭振純前輩,台南市人1925年生,熱愛讀書自稱天生反骨,對抗體制堅定不移。他愛台灣的心很強。屏東專校畢業,戰時當過日本見習士官;二二八前後,極為活躍,佔領警察會館、攻擊大林機場想劫飛機求助(沒想到飛機被國民政府軍潑鹽水當廢鐵賣,根本飛不動),要「把中國豬趕下海」。「中國豬」特指中國來的貪官汙吏,以其不潔不淨、光食而不做事!當時最流行的怨言是「狗去豬來」:一個至少還會看門,換來個只會吃飯的。

    之後他逃到香港、廣州、廈門,看到中國的破爛,有人勸他「革命建國要回台」,偷渡回台後幫葉廷珪競選,因一位同學的口供說他是共產黨(想轉移目標拖他下水希望他供出葉是共黨迫使葉當選無效),1953年被捕,受到酷刑對待。他說被逮捕的人都會遭嚴刑逼供和羅織罪名。他遭受過三次酷刑—拔指甲、丟愛河、螞蟻上樹,但他都沒有承認也沒有供出任何人。之所以能這麼堅韌,有兩個主要的因素:其一是認知人體具有類似保險絲效能的神經作用,肉體的痛苦若超過極限,就會昏厥過去,失去知覺;其二是有強烈的求生意志,那種我要活下去的意志,可以克服巨大的壓力。因為沒有罪證能判他死罪,最後的判刑理由是:連續參加非法集會,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最後因蔣介石過世才放出來,從28歲進去關了22年,出來已經50歲了。

    他在獄中學習西班牙文,因為懂英、日、中、西文,在獄中譯過三本作品。1975年出獄,1979年赴瓜地馬拉,在兄長的咖啡園工作。後半生參加台灣建國運動,並以小說體「耕甘藷園的人」回顧自己的坐牢經驗,他非常謙虛、和藹、意志堅定、深思、敏銳,好像一位智慧長者,又像家裡的父兄。

    訪談中強調台灣跟中國沒有關係,他舉二例:一、陳儀來台陳氏宗親會高興見他,陳儀傲慢的說:我這個陳跟你那個陳不同,一付征服者的嘴臉,根本不認為我們是同一個族。二、DNA不同,台灣多為平埔族後代,許多姓氏、族譜都是清朝為統治需要而假造的。

    他說蔣介石藉聯合國軍團公差身份、私吞台灣為己物,內戰失敗沒有退路,更把台灣當他的私產,不准任何人置喙,所以殘酷有系統的消滅台灣民族意識。第一步借二二八緝菸事件擴大衝突,借機屠殺官員、民代、讀書人…等台灣菁英,消除潛在反抗勢力。第二步借四六事件深入校園控制大學生,消滅未來的反抗力量。第三步無孔不入的舉發牽連栽贓,戴紅帽、強加台獨叛亂等虛妄罪名的白色恐怖,讓所有人徹底噤聲。第四步剷除台灣的歷史記憶,植入國民黨教材徹底洗腦,以黨史取代中華民國史,再以中華民國史取代台灣史,自此台灣人不知自己是誰,患了集體失憶症。

    1945年國民黨來,把台灣米倉變糧荒,民不聊生自殺的人很多,二二八死的人估計超過二萬,白色恐怖被判死刑的有七八千人,坐牢的有三萬多人,美麗寶島竟成殺人屠場(殺的是自己的人民啊,這些供養你吃穿的主人啊)。

    蔣介石公然說謊與違法,當時判決書都要送總統批示(干涉司法),軍法官明明只判5年、15年,蔣介石偏要改為立即槍決,如果法官辯駁,那連法官也判刑,每個槍決前後都要照相存證送總統親閱(好殘酷、變態、疑心病重)。善良的台灣人從此變成蔣匪的奴僕,任其宰制。

    郭前輩還談了他跟國民黨鬥智的故事,他是一個冷靜又機智的人(當時被抓的都是人才啊)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他也談了他的愛情故事,當時擔心兩個人都被抓而黯然分手,亂世兒女沒有追求幸福的權利,讓人好傷痛,女友臨刑前在監獄巧遇送他的髮絲藏在字典的背膠內,陪他度過漫長的刑期,出獄時再深埋台南女中金龜樹下(他說讀書時是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看到一個天真、浪漫又英勇的人,俠骨柔情這才是台灣人的真本色。

    郭前輩說我們一定要建國,建國是希望能跟世界分享我們的最好,我們在這麼差的環境都還能培養出這麼多的優秀人才,長期以來我們不能做什麼,建國是手段,貢獻智慧才是我們永恆的希望,看到郭前輩的心量、堅定和熱情,看到他好像看到我的未來,我們一定要繼承這樣的台灣魂。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有共同夢想才能同一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殖民者的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