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首《安息歌》是50年代白色恐怖初期在清晨牢獄中傳唱的歌,當年蔣家政權撲殺數以千計懷抱理想的青年,每當有人要被拖出去執行槍決時,所有的難友都會合唱這首安息歌送行。
    晚上法會,一寂從「微微風」這個部落格,談到白色恐怖。作者的阿公,因涉入「涂柄榔叛亂案」,1950年被抓,1952年12月11日在馬場町被槍決。槍決後,台北車站都會貼出公告,阿嬤拜託她在鐵路局工作的弟弟幫她留意公告,然後再東湊西借的籌錢,將阿公的骨灰給「贖」回來的(當時連贖屍都要付出一筆鉅款)。
    「我阿公刻意安排很多位天使帶領我去把他找出來,他不要被遺忘,他想要找回他的歷史位置,他想要家族所有成員都想起他,記得他,他想要回家,回到我們的心裏……。」讀這一段,彷彿讀著自己的阿公,從小,我總是這樣子,好似世間的受難人都是我的先人。
    (影片:安息歌
    影片中,有很多死於馬場町的熱血青年,赴死前,胸前貼著自己名字的拍照,一個一個,一幅一幅撞擊著,就像一種感召,連線,聽到現場有啜泣聲,感覺心頭有股壓力,快喘不過氣來,接著,安息歌更動人。
    深深地震撼,這樣的歷史不是台灣社會的動能嗎?「哲人已萎,無人再能挑動重大議題,蓄積那麼大的社會動能?」為什麼我們知道的那麼少!為什麼沒有人著墨這根本的問題?如果台灣要有出路,必須讓每個人都知道這些歷史。感恩師讓我們接引上這些轉世的英靈!
    晚上,意外聽到師線上開示。講到理想(夢想)和現實(資源分配),師的觀點讓人打開視野!先談理想、夢想,雖然它比較抽象,但這是大家共同的,一開始就談現實的資源分配(課稅...),雖然這個較具體,但每個人的觀點就有不同了(有諍)。先談沒有諍的,像:大家往上爬的機會是平等的、縮小貧富差距、、,這個比較抽象,但卻是大家都同意的。
    『我的國家叫做台灣』,我們只推動這個,呼喚每個人表達對國家的憧憬,以有公民權的社會為榮,實踐有公投權的基本人權,讓全世界都知道有台灣這個國家。中華民族幾千年的道統,都是法家大一統的觀念,一黨專制,以特務控制來治理國家,沒有政黨政治的概念,所以,台灣必須走出來,實踐以人權立國的法治社會,台灣必須是中國改革的典範,全世界華人的民主先驅。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用「托缽的精神」當志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藐視做人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