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下午,在玫瑰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參加詩人李敏勇的通行台語詩集<美麗島詩歌>的新書發表暨朗讀會

    陽光躲在雲層後,吹著清爽宜人的風,明明就在城市的中心地帶,我卻感覺像誤闖了一座神秘綠洲,現場來賓彷彿都是某古老秘密詩社的成員,但對我這個不速之客,卻毫不吝嗇地報以友善的微笑。

    他們以台語交談,我聽起來有些吃力,但卻莫名地陶醉,願意聽他們,一遍又一遍。因為,裡頭藏著某些蟄伏已久的悸動,深深吸引著我。

    主持人簡短開場後,是三位舞者的演出,以詩作<南國冰雪的童話>入舞,雖然,無法聽懂每一個字,卻被舞蹈直接撼動,舞者們的身軀重塑了一個個懾人的場景,帶我們經歷一個刺骨的春天,一個人權的冬天,和一個被血滲透成島嶼胎記的春天。

    舞蹈家蕭渥廷說:請不要說你讀不懂,詩裡的劇痛,是用血寫成的歷史,請你一遍又一遍地讀,跟你的孩子一起讀,因為,詩裡有這塊土地所有的訊息──泥土,百合花,田園,星光…,一定要每天閱讀,把失去的連結找回來,把心找回來。原來,詩裡,有我們的「心聲」:

    我只歌頌土地
    如果我只會當愛一個對象
    就是妳
    ──咱的島嶼

    過去這一年多來,學習了一首又一首的台語歌,從經典曲目「望春風」到新生代創作「全心全意愛妳」,從本土文化運動的「福爾摩沙頌」到流行歌曲「天頂的月娘」,我發現,自己是在透過這些歌曲,去認識這塊土地和人們的際遇。

    沒有認識,何來真正的情感?沒有感情,又怎麼能有共同的未來?

    在「華文國語化」的殖民地教育政策下成長,年少的我,從不愛看布袋戲、歌仔戲,從不聽通俗又悲情的台語歌,也不認同與台語有關的任何文化符碼,今天,在李敏勇的詩歌裡,驚見台語從各個面向衝破我的想像:它安魂、它祈禱、它祝婚、它哀悼、它呼喚、它思考…。

    身為台灣的孩子,當我看到自己對台語如此之陌生,感到慚愧的同時,我也看到了一種巨大的潛力,相信,只要台灣的孩子都願意讀它、想它、說它,一遍又一遍,那將代表著,我們的下一代,不會再漠視公權力踐踏人權、社會階級化所造成的苦難。當我們有耐心聆聽受壓迫者的故事,有心量面對苦難的根源,我們就有創造更美好未來的能力。

    李敏勇在詩集序文中,講到波蘭詩人米洛舒(Czesław Milosz),雖然他的母語波蘭語在共產統治時,變成降格的、「告密者」和「困惑者」的語言,並「生了無知的病」,但是,「伊會努力給伊的母語光耀佮純粹,用災難中需要的秩序佮美。」

    願,深深的願,在台灣的土地上,我們能夠傾聽每一種媽媽的語言,並且盡最大的努力,還原它們的最光耀與最純粹!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單純禪》的學習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司法是整肅異己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