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讀書會報告「被出賣的台灣」第九章,台灣人的故事--覺醒的一年,心得如下: 1946年這一年到底覺醒什麼?從對祖國的希望到徹底的失望,台灣人轉而大聲疾呼,希望透過選舉、參政,能夠走上憲政的道路,恢復法律與秩序,以達成台灣人的高度自治。(當時要求的,現在還在要求,而且也還沒有實現,痛哭啊!) 日本統治時,對台灣最大的貢獻是輸入一套法律和秩序,這套制度奠定了台灣經濟與社會進步的基礎。 可惜二戰結束,國民政府進來以後,卻大事破壞體制,大量任用親友、外行領導內行,導致秩序大亂,不公不義、無法無天的台灣社會從此開始。(加上陸續遷入的中國人,皆居於高位,佔據軍公教多數的名額,後來又以18%籠絡,吃掉一半的政府預算,這樣的不公平到今日還在延續,可悲啊!) 當時的媒體已經非常普及,這種難看的吃相被清楚的報導,這讓虛偽、愛面子的中國人非常惱怒。(可憐今日連媒體都被染指,多數已失去媒體人的社會制衡力量,甚至變成國民黨和共產黨的打手) 那一年有各式各樣的選舉,參選人數都是爆炸性的,大家熱情的放言高論。(等待五十年能夠暢快發言,何況又有這麼多的問題需要導正,怎能不高聲疾呼)(這些菁英後來都成為二二八被屠殺整肅的對象,陳儀用了引蛇入洞再關門打狗的策略,這一套陽謀中共目前還在用)。 最高的第一屆省參議會只是諮詢性質並不具有決策權力,台灣人從選舉過程中的大聲批評,到兩次(五月、十二月)會期提出各式各樣的主張: 五月時提出建議有:解決經濟弊端、停止專賣、約束軍警無理行為、台灣人參與有決策力的高階政府職務、要求政府實現諾言。 到十二月看到政府毫無誠意一點起碼的補救都不做,已經徹底失望,參議員直接攻擊國民黨腐敗無能的事實,他們大力批評、公然仇視政府,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二二八的導火線已經點燃了。 看完這一章有一些結論: 1.台灣是被國際政治所出賣,尤其是美國。 2.台灣一直是處在二強間的殖民地,從日、清到中、日到中、美(這樣的命運到今天還沒解除)。 3.虛偽的政客:許一個新天地,卻見死不救,為德不卒,這是美國的政客。至於國民黨的政客,只在乎爭名奪利,把公器視為自己的禁臠,不顧國計民生,整個社會只有向下沉淪,新天地遙遙無期。 4.國民黨把台灣當成是戰利品,台灣被貶為是戰敗的二等國民,地位是比殖民地還不如。 中國在內戰節節戰敗,台灣是最後退路,在大陸已經殺紅眼,對台灣寧可錯殺一百也不能漏殺一人,整個台灣是風聲鶴唳、腥風血雨。 5.台灣人對自由憲政的渴望,基於教育、文明的認知,半個世紀的等待,必然放手一搏,可憐我們的祖先有國際先進的眼光,卻沒有掌權的機會,終至被屠殺噤聲,導致到今天仍缺乏主體性、不敢高聲說話,甚至於後代完全忘記這段歷史,錯誤繼續在發生,民主憲政還在匐伏前進。 6.當時社會極度不合理、雙方認知差距太大:無法無天的軍情警調迫害守法守紀的台灣人;中國把台灣當戰利品,掠奪壓制的心態對有高昂自治意願,知識份子已受完備民主法治教育的台灣人;抓權貪腐的當權派對廣大要求高度自治自決的文明國民;自認是勝利者的國民黨把台灣當邊疆落後的二等國民對上了認為人民是主人、政府是公僕的民主觀念,…有這麼大的落差,二二八的悲劇已無可避免。 看完最大的警醒是:我們需要有強大的力量、清楚的主體意識、主權獨立的事實…這些非常重要,命運絕不要交給無知、無感的人,凡所有愛好自由、平等、法治的國民,都要用行動來取代恐懼和抱怨,台灣人的命運不能再任人擺佈了。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當法官對正義無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莊子的無遇而不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