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行程的第一站是:南海路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一抵達,門口的先生就很熱心的要導覽,但因還在等韋淇,我就說等朋友來一起,不用讓他講兩次。看到這時有在播放影片,就先看影片,結果,韋淇和兒子搭錯車,我一共看了三部影片,也是意外的收穫。 說「收穫」,是因為感覺影片還蠻講述真相的,我有些好奇,因為去年看到新聞報導,這個紀念館在封館10個月、去年228重新開館後,館內的陳列只剩被害者,沒有加害者,而現在影片還能看到符合事實的描述,蠻不容易的。看了一下片尾的製作時間,果然是在扁時代!心想馬政府的人大概還不會有那工夫去製作新的(刻意隱瞞事實的)228影片吧…但說真的,以後就不知了。 看完影片,沒剩多少時間了,就上樓自己大致參觀了一下,走到圖書陳列的附近,一位員工也在這兒,就指著那一個小房間,告訴我那兒的書都可以看。我本沒打算看,但想一想,又折回去,看都擺了些什麼,果然,沒有一本陳儀深或李筱峰教授–這些研究二二八的學者的書,因為他們是綠營的! 這其實不意外,只是確認一下而已。又經過一處,看擺了滿架子的牛皮紙色書皮的冊子,比二二八相關書籍放在還要顯眼的地方,原來都是「補償名冊」!唉,原來這個比書還要重要。 下一站就是《鄭南榕紀念館》。本來今天是休館的,但我去電時說那怎麼辦?我特地從台南上來,要趁這回北上嗆馬參觀【叛逆.自由 攝影展】,如果這回沒看到,下次北上不知什麼時候了,可能這展覽就結束了,接電話的高小姐於是說她問問看,後來回電說OK,要為我們開館。(還真是感恩有韋淇和紹齊同行,讓我們人數多一些,較有說服力。) 結果是高小姐來幫我們開館做介紹的。結束後我好奇的問高小姐,她年紀這麼輕(約二十來歲),又不太會講台語,實在不像會在這兒工作的人(她是正職員工),高小姐說她是幼稚園時從美國回來的,她爸爸在美國唸書,不明就裡的被列為黑名單(後來才知是因為曾經參加一個讀書會),數度申請回台都被拒,本來只是要唸幾年書,後來被迫待了十九年,爸爸因此而開始關心台灣的政治。她小時爸爸就會帶她來這兒…… 我唸著簽名布條上熟悉的名字:一綸、黃中豪…,高小姐一聽就說:「啊,你也是《聖脈》的?」大家一下子更拉近了距離。 離開紀念館,我想到這兒是文湖線,而幾年前從綠色部落客連到的一家餐廳也離這兒只有幾站(老闆娘是台南人、老闆是嘉義人,用的許多食材都是家鄉父老種的,總之,蠻講究的,許多綠色部落客的聚會也都請他們辦餐,感覺是頗有口碑的),去電確認今天有營業之後,就帶著大家過去了。姐現也住這兒不遠,她於是騎摩托車來和我們聚餐。 果然不負期待,每個人都說他點的餐好吃(包括媽的素食),這真是很不容易的!店面不大,但座無虛席,我想是因為品質不錯,但價位不高(當然份量也不會太多,每個人都吃得完)。 後來忘了誰問我累不累,我想,今天收穫滿滿,又吃得暢快,光這開心,就足夠消除疲累的了。 洗好了澡,媽要看電視,轉來轉去,轉不到台南家裏看得到的頻道,三立、年代、JET(新聞挖挖哇)都沒有,原來在台北,若沒裝第四台,只有中華電信MOD送的頻道,就都是馬政府容許你看的節目。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 今天第一站是台北《聖脈》,媽看著《聖脈》的佈置擺設,好興奮,一直說要叫弟和弟媳來看,就可以把他們家弄得這般整潔高雅舒服。 接下來到《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從聖脈就可以走到了。現任的執行長張龍僑先生很詳盡的介紹,互動中,我提到昨在鄭南榕紀念館的高小姐爸爸(原只是去美國唸書,根本不關心政治的),這才知道,原來高小姐的爸爸就是編著《假如日本311發生在台灣…日本核災啟示錄》的高成炎教授。感覺這名字好熟悉,google了一下,原來高教授不只是台大資工所的教授,也是台灣綠黨的創黨和召集人、台灣環境保護聯盟會長、台灣反核行動聯盟召集人、核四公投促進會召集人…等等,高教授擔任過數十次反核遊行總指揮,寫過數百篇文章。 我於是更加確定:家長的角色是可以勝過學校的,學校課堂給的訊息或者不全,或者虛假,但只要父母是清楚的,小孩就不會被騙(當然,要父母跟小孩的關係良好)。 後來也在網路上知道,原來龍僑就是林冠妙的先生(師曾po了幾篇冠妙的文章在網站),這樣的家庭,小孩對台灣歷史真相一定是非常「明白」的。 接下來原本要去台大參觀【推開白色的記憶之門】--台大1950年代檔案及影像展,但恐怕時間不夠多(台大校園是很大的),只好捨,就近參觀也在附近的台灣e店。原來老闆吳先生也是台南人。可能是同鄉和同為愛台人士,或可能是知道我們待會兒就要去搭高鐵了,他把珍藏的寶貝都搬出來,韋淇很高興的帶著2004年牽手護台灣時做的頭帶要回來送同修們(粉紅色,上頭印有許多可愛的繪製的人像),媽也很開心的買了一大袋淡水糕餅,她說台北的糕仔是很有名的。 回程路上我問媽:「安內ㄟ遊覽咁有趣味?」媽猛點頭說有,比她平常參加的遊覽有意思多了。她還手足舞蹈興奮的說以後要帶她的朋友來(滿65歲搭高鐵只要半價)。

上一篇:像當年的雷震傅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法官對正義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