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拜訪陳文成博士基金會。幾週前,為了借「火線任務」來共修會播放,和基金會的專職曾聯絡過,那時感受龍僑和鄭小姐態度的誠懇,當天他們就親自將DVD送到家裡來了。

    今天到基金會去拜訪,龍僑親切地歡迎並介紹陳文成博士的生平,以及被警總約談、失蹤、橫屍台大校園的種種,那時驗屍報告的結果說陳文成是因墜樓而身亡,但那完全無法取信於民,因為美國那時也有派人過來驗屍,看到的真相是,人在墜樓之前身上已經傷痕累累。30年過去了,這個案子,仍真相不明,就像發生在台灣其它悲慘的血案,加害者仍逍遙法外,政府仍無法給受害者一個公道。

    龍僑提到,高成炎教授是陳文成教授的學長,那時兩人一起在美國讀書,也都和海外異議份子走得近。有一天,當陳文成準備回台灣時,他請教高成炎,台灣還在戒嚴時期,回台灣是否安全(那時美麗島事件和林宅血案才發生於一兩年前),高教授告訴他:你沒發表什麼言論,也沒做什麼事,不是讓國民黨頭痛的人物,放心回去吧!不會有事的啦!後來陳文成果真下定決心,帶著妻小回到台灣的故鄉了,沒想到,這一趟回國,卻踏上了死亡的不歸路。

    陳文成的死,高成炎內心非常的自責,他總覺得是自己將好友推向死亡的,也因此這30年來,他一直不敢走入陳文成基金會的現場,怕負荷不起觸景傷情的痛…,直到最近,他才終於跨過心裡的障礙,第一次走進基金會!

    聽著龍僑的解說,心裡對高成炎的印象一下子變得鮮活許多,之前見過他好幾次了,但只知他是台大資訊系教授、長期投入反核運動。此刻,瞭解這段歷史後,心裡多了不捨,也對他更有感覺了。希望他能放下心中的自責。事實上,是國民黨恐怖的情治特務將陳教授推向死亡的,他們在戒嚴時所作所為實在太殘忍,連一位單純愛台灣的學成歸國學者,都莫名地被奪取寶貴的生命,也讓當時的社會瀰漫著極度恐懼不安的氣氛,可是,該為此事件負責的國民黨,至今卻仍一副「昔枉今縱」的戒嚴有功模樣!基金會的成立,就是要讓世人正視這段慘痛的歷史,喚醒更多人一起來努力,將普世共同嚮往的民主與正義建立在台灣美麗的國土上。

    互動中,郁曼請問龍僑為什麼會到基金會來工作,他說他以前是從事電腦工作,因常來這裡維修電腦而認識了大家,當上一任專職的胡慧玲要離開時,問了他是否有意願來工作,他心想該是做些正經事的時候了。聽到他說「正經事」,心裡一震,感覺他待人的謙和、柔軟的背後,原來是帶著「工作是為了愛」的使命而來。

    在和陳文成基金會專職聯繫的愉快感覺,讓我想起一個很大反差的觸境,也就是跟民進黨電話聯絡時一個比較不好的感受。5月19日那天遊行前,打電話去民進黨的台北黨部,接電話的人員電話禮儀不佳(聲音、表達的內容,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接著問她松山菸廠是在國父紀念館的捷運站的幾號出口,她回說不知道,當時自己就主動帶路,提醒她辦活動這些細節應該知道,她卻直碌碌地說:反正會有很多人遊行的,你就跟著人潮走就對了。

    一個團體能不能給人好的印象,接聽電話的人他的應對禮儀和態度,就像商店的門面,是很重要的。民進黨要成為一個讓人敬重、有理想的政黨,這接聽電話,雖是一個小地方,卻影響很大,不可輕忽!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每個人都要學會自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星雲法師的封建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