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梁乃崇教授說法的影片,講到陪審團在民主發展的重要性,很有收穫。
    他說:陪審團就是一般的公民。在一個民主社會裡,判斷是非善惡,是每個人都應該培養的能力與責任。當審判權完全交給法官時,人民也就放棄了「判斷是非善惡的主權」。
    把判斷是非善惡的權力交出去給法官,自己就作不了主了。
    依他的見解,希特勒之所以會興起,是因為德國是大陸法系,沒有陪審團,當時,德國人非常相信各個層面的專家,當納粹把專家控制住了,不准他們說話時,這些人民就沒有了判斷是非善惡的能力。
    他說,如果希特勒是在英國,一個海洋法系的國家,有陪審團制度,相信納粹黨就興不起來,人民不相信專家,就自己會去判斷。交給專家就是不做主,所以,陪審團是民主制度很重要的一環。美國做到了,英國做到了,日本也於1923年第46屆帝國議會通過《陪審法》(大正12年4月18日法律第50號),並在1928年開始施行,可惜的是1943年因捲入戰爭,而終止了陪審制的實施。2009年5月21日恢復的是由職業法官與市民共同評議裁決的參審制
    並不完全贊同他的見解,我想,希特勒之所以在當時的德國興起,並非因為人民沒有判斷是非善惡的能力,而是普遍缺乏人權和司法獨立的觀念,不過,「交給專家就是不作主」宜解為「要善用專家,而不是給專家撥弄」,專家是人,再多的知識也要依止價值與信念的中心線,每個人應該都要學會作自己的主人,從制高點、從平等的價值觀做最有利人權的抉擇。
    記得師開示過,現代人很迷信專家,到處打聽吃什麼才好、才對,但癥結其實在於「我們失去了對身體的敏感度,我們不懂得觀呼吸、不懂得看自己的感覺,才那麼需要專家、才那麼魂不守舍地到處打聽。」其實,「真正的專家在內心,內心平靜的時候,你就是專家!睡得著的時候,你就是專家;能打坐,你就是專家;能觀呼吸、正知當下,你就是專家。沒有一種專家比你對自己的身體更瞭解,沒有一種專家比你更相信自己能安靜下來的身心。」
    這樣的問題,也反映在台灣的種種社會議題、公共政策上。因為人們普遍缺乏獨立思考判斷、探究信息來源的能力,變得過分依賴媒體與專家,才會從國家的主人淪為國家的子民、甚至奴僕。於是,台電和原能會可以聯手掩蓋核安危機,強迫全民冒著集體自殺的高度風險;台灣司法可以繼續寧枉毋縱、以有罪推定害人、殺人,踐踏人權;國家元首可以扭曲歷史,胡亂解讀憲法,重挫國家主權…。
    其實,只要每一個台灣人,願意拿回獨立判斷的權力與責任,花一點心思去關注正確的信息,就會明白公權力是為保障平等的基本人權而存在的,就會取回公民權,作自己的主人,而不會縱容行政權、司法權、立法權濫權瀆職了。
    六十多年來,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的最大阻力,絕對不是人民沒有判斷是非善惡的能力,而是踐踏人權的黨國體制,槍口對內,使人民飽受國家武力的殘暴威脅、痛到麻痺、嚇到連做夢都不敢,對公理正義喪失信心,甚至完全放棄追求了。梁教授迴避此問題根源,高談民主,未免有些脫離現實。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讓身邊的人一個個醒過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該是做些正經事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