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和大伯到內湖去找仲介。內湖的房子,這麼多年來,婆婆將它免費借給親戚住,最近那位表弟終於搬走了。房子收回,若順利出租,可增加一兩萬的收入,可貼補家用(我先生目前薪水不增反減,物價卻節節高漲,台北人生活越來越不容易,尤其是年輕人,他們又要還助學貸款,又要存錢為結婚生子、購屋準備,都是層層的壓力。)和大伯互動中,聽到他談起一件秘辛,他說這是十幾年前的事,因為當時牽涉身家安危,警方提醒他要保密,所以長久以來一直不敢透露…。有一天,警方突然來家裡敲門,問了原委,才知有人密報說一位重大罪犯躲藏在大伯家對面,警方希望他能幫忙,讓警力進駐家裡,以便就近跟蹤、監視,大嫂很有正義感,馬上答應,結果在夜裡,一些警察爬上他們的沙發,透過窗戶,發現對面的罪嫌,在巨大的攻擊聲中,順利把人逮捕了。

    之後,警察送來感謝狀(名字故意寫錯,以免身份曝光),又聽到一位員警說,他們這次很快的破案,得到一筆鉅額的破案獎金(他說一千多萬,一綸心裡質疑有可能這麼多嗎?),全體有功者要出國去玩。大嫂聽了後,內心很不平,她自認自己也是有功人士,但卻只拿到一張薄薄的獎狀。本來單純無私配合辦案的熱情,一下子被澆熄了,她覺得警民合作好諷刺,有功的獎賞,警察獨吞,人民完全無份。因此,她請求警方買一套新的沙發作為賠償。想起此事,大伯和大嫂都是不開心的。聽了,不太敢置信,因為警察拿人民的納稅錢,本來就是要維持社會的治安、打擊犯罪,所以努力抓到罪犯,那不是該有的本份嗎?為什麼破案還要給鉅額的獎金慰勞?那樣,是不是食品檢驗局查到黑心食品(如塑化劑…),也都要給巨額獎金?

    想起,上週六同學會,一位在內政部當高階主管的同學告訴我說,政府單位很多都是很黑的,尤其警界更嚴重,非常的黑…。相信馬總統任公職這麼久了,他不可能不知道政府部門的「黑」洞,2000年的總統選前,他信誓旦旦地說當選後一定會改革,會打造一個清廉的政府,而今改革在哪裡?黨產仍不肯充公歸零;司法正義還沒到來;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台電諸多弊端不敢碰觸,卻以假改革之名,罔顧人民生活的痛苦,一意孤行要漲價…。這樣的領導者,真的爛透了,而選出這樣的領導人,也是台灣人民素質的問題。

    只有經由一領一,讓身邊的人一個個醒過來(最近有一位本來對馬按讚的朋友,開始會貼貶馬的文章),只有全民捨棄個人的利益考量,達成以選賢與能以建立安定國家的共識,我們才可能遠離公部門的浮濫與黑暗。晚上法會,聽著陳明章作詞作曲的「阿爸的心肝寶貝」這首歌,內心悸動。

    這是陳明章為彭明敏教授所作的歌,當耳聽他唱:「…這個社會要有人講真心話,阿爸就是按呢,才離開恁甲心愛的土地」,眼淚忍不住流下!想起彭教授離開台灣的那一晚起,不但離開所愛的家人、土地,從此家庭也跟著破碎了;而蔡焜霖大哥被關的第二年,他的父親蔡梅芳這麼愛「國」也絕望透頂而離開他所愛的世間和坐牢的兒子。

    最近又認識另一位白色恐怖受難者──郭振純先生,他已經八十六歲了,但仍充滿活力在做見證、為人權正義而努力,看到他們走過暴政的坎坷,卻始終堅定不移地展現台灣魂,就像壓不扁的玫瑰…,每每浮現他們的身影,就覺得全身充滿向前走的能量!(相關圖片:白色恐怖受難者郭振純先生創作「活出火燒島」的詞,作曲的日本籍小林隆二郎先生站在他右側)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在吸拉呼推中進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每個人都要學會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