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因為這幾天都把「中心線啣天接地」還有「吸拉呼推」放在心上,今晚虛空靜坐,有不錯的進展。
    前半段,換了兩次腿,右足踝很疼痛,找不到清清朗朗的中心線,調整了坐墊,以散盤重新上座,呼吸開始清楚了,才發現,自己都沒有讓吸氣吸完,也沒有讓呼氣呼完,怎麼讓呼吸自然呢?突然想到過去入呼吸之流時的身體感覺,是一種沉落放鬆,於是,不斷作意「放鬆、再放鬆」,就這樣,呼吸拉長了,就在一個吸氣的結尾,感覺到不呼也不吸的平靜。好像在海底的真空。
    很放鬆地等待,呼,吸,感覺到一智所說的,當一分鐘只剩下兩個呼吸時,整個過程都清清楚楚,連橫膈肌拉動週遭組織的感覺,都被放大了,易於觀察。
    不過,我的呼吸並不規律,有時候,也不確定有在呼吸嗎?呼跟吸都變得很細。很舒服,但沒有抓這個舒服,只是在見證無常的強烈美感。偶爾,感覺必須從頭頂百會再輕輕上提一下,呼吸才會像一條細細的蛇,滑行穿透整個中心線。
    後來,想起師說的,如果沒有進展,就退回長呼吸,感覺自己正在那個沒有進展的地方,於是就退回比較粗的呼吸,直到下座。
    後來,在跟同修們Skype討論時,一湛提到昏沉的問題,同修們給了很多很好的回饋。
    一寂說:沒有進展,是因為「尋伺」不清楚,動能用完了,就要退,退回到可以尋伺的點,甚至可以縮小觀察範圍到呼吸的一段落,或是身體一個部位,讓注意力是可以管理,清晰的。
    宥娟說,她今天在卡住的點,搓搓耳朵,居然就找到了很受用的呼吸。昏沉,正是因為身體的覺受沒有打開。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最最渾厚的天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讓身邊的人一個個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