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共修會,主持人一逸準備了兩段影片,一個是陳明章獻給彭明敏的親情之歌——阿爸的心肝寶貝。沒聽幾句就潸然淚下。後來小組討論時,衣穎說,在彭的身上,看到「無我」,她記得以前聽已故的黃昭堂主席演講時說:(為政治理想而不顧親情的)ㄟ查甫很「無情」,但她覺得那其實是一種「無我的深情」。國華也說,他想到佛陀出家前也是一樣心情吧,割捨親情,為的是守護以後世世代代的人,不要遭受一樣的情境。
    最受用的是一智分享她的師隨念:
    讀鄭文龍律師的書,提到司法改革的唯一解藥是陪審團制度,陪審團在判有罪時,採一致決而不是多數決。
    她突然想起,之前在買這個房子時,師要求五位共住同修都要喜歡這個房子才能買,她當時覺得要每個人都喜歡,不可能。但是,在過程中發現,一致決的規定,就是在幫助弟子們面對自己的偏頗和成見,也突然更了解師的用意。
    聖脈的訓練,就是「讓心眼清淨,沒有成見。」可以想像,當有朝一日,台灣正式施行陪審制時,聖脈的訓練,將會是每位陪審員不可或缺的。
    用師最最渾厚的天真來看,不論是司法正義、人權裡想、或是台灣獨立建國,都像修行一樣,妳永遠不知道遙不遙遠,或許下一步就開悟了,只要有方向,走就對了!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從「吃法餐」開始這一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在吸拉呼推中進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