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從床上爬起來後,上個廁所洗把臉,本來要打坐的,但覺得身體需要動,於是,就從瑜珈開始。
    喜歡從「吃法的正餐」開始這一天,喜歡自己可以「擇法」──不是隨順身體的慣性,而是在分分秒秒的尋伺之中,找到當下的最好,有時候,那需要一點「加」或「減」。
    站在瑜珈墊上,開始這個極為素樸的儀式,沒有音樂,也沒有複雜的步驟,只是單純地、由衷地、一次又一次地問:「妳在嗎?」幾次,發現自己在動作裡「失神」了,就停,重新找尋身體的下一步,發現了未走過的路徑,驚喜!試了幾個超困難的手平衡姿勢,「做到」會是什麼感覺?其實並不知道,但可以想像、揣摩。
    鴿子式之後,覺得累了,躺下準備大休息,但腰部卻無法放鬆,感覺到身體的邀請,於是,做肩倒立系列,讓軀幹背面獲得充分的伸展。做完,原本累累的感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清晰度。於是,繼續雙盤打坐。
    昨晚睡前打坐時發現,骨盆的位置,可以比自己想像的再往前傾斜一滴滴,這樣子,會陰接地的感覺更清楚,中心線才有貫穿之感。此刻打坐,就依照昨晚的經驗來調整坐姿,不久就發現,每個呼吸,骨盆底的橫膈肌(pelvic diaphragm)有隨之起伏的感覺,然後,好像整個身體的感受力都打開了,身體,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呼吸。
    浮現了要去新竹少女之家帶課這件事,或許,就只有這麼一次機會,兩個小時,我在心底對自己說:我一定要讓她們有機會去體驗真正的呼吸啊,沒有品味過呼吸的生命,真的是毫無品質可言!
    我會問她們:「認識自己的身體嗎?有用呼吸來認識過自己的身體嗎?」呼吸,是身體與虛空,最最親密的對話。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對民主太漫不經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最最渾厚的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