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在大安路的教室,帶領雙子新月瑜珈。
    雙子新月的主題是溝通,而今天,正好是台灣開始實行戒嚴的六十三週年,於是,構思課程時,就決定以「思想、表達的控制」為主題,讓我們這些「在政治無知中」成長的一代,有機會去打破此一禁制區。
    在瑜珈課程中談論政治主題,自己都有點不知如何切入,寫宣傳文時,卡了很久才寫出來,當某些部分說得更直白一些時,才看到,自己的心底還是有很多顧忌。有位同學坦白地說,她一看到文宣就很抗拒,覺得「很政治」,但是,今天下午到教室上課時,再把文宣拿起來看一遍,看到「台灣社會65年前被切斷的聲帶」,深深吸引了她,她想要去探究內心的抗拒,於是決定來上課。
    我想起導演戴立忍在臉書上的貼文:「當哪天有人站出來談論公眾事務,旁邊不會有人說『你吃飽太閒』、『出來參選吧』、『加油』、『好棒』之類的時候,就代表台灣社會公民意識已經成熟了。在日常生活中,一個公民關注或談論公共事務,不是再平常不過的事嗎?」雖然看見,我們距離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還頗為遙遠,不過,看到了方向,就有努力的動機。
    備課時,我想起最近讀過一篇關於阿富汗女性搏命寫詩的報導。我想,透過另一個國度裡正在發生的事情,可以凸顯政治、社會體制之惡所造成的,人們的極大痛苦。從那遙遠的距離切入,再拉回台灣的現狀,或許,學員們會比較有空間去接受,去聆聽。
    上課一開始,先做了一個啟動這個圈圈的吟唱儀式,然後,開始用呼吸和動作來淨化身心,在一連串動作後,有時,會停下來感受接天接地的呼吸,吸氣時,頭頂與天空產生了某種引力,呼氣時,會陰透過腳底與大地產生某種引力,當下真的感覺,我們不是獨自站在這裡,而是被天地支持著的。
    大休息後,圍坐一圈,跟大家分享幾位阿富汗女詩人的故事,其中一位叫賈米娜,她的語言鮮明,且勇於質問神的心意,她問神:「為何我不能生在一個能感受我的感受,能聽我的聲音的世界?如果神關懷美,為何我們不被允許關懷?在伊斯蘭,神愛先知莫罕莫德,而我所在的社會,愛是罪惡。如果我們是穆斯林,為何我們是愛的敵人?
    請大家花點時間去書寫,我們的生命裡有什麼禁忌嗎?此刻,讓我們自由地表達,跟神對話,不管是祈禱或是提問。
    之後,大家坐回圈圈裡,輪流分享。
    幾位學員們提到,透過今天的課程,更能夠了解上一代為何如此拙於表達愛意,為何那麼要求嚴厲,或發現,自由的表象之下,其實還存著許許多多的限制,像是被掐住脖子一般,讓自己非常不快樂,有的同學發現,不敢真實表達感受,是因為害怕衝突和對立,有的同學則是太在意自己有沒有說錯話。一位學員分享她去中國西安工作的經驗,看到在極權體制下,人們因為不信任而自我封閉,因自卑而傲慢,因匱乏而拼命抓取,她深深覺得,能夠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真是太幸福了。
    有位同學說,很感謝今天課程的內容,因為,她在瑜珈教室所上過的課程裡,大部分都是要去聆聽宇宙、能量、神…等等很抽象的東西,她覺得,我們有時候也應該聽聽人的聲音啊。善知識說:「人身的一切都是大自然史的遺跡,人心的一切都是大自然史的開合樞紐。人來自自然,人就是自然,當人離開自然,人就失真,不再自然。」
    在聆聽學員分享時,我注意到自己有預設立場,在沒有聽到我期待的分享時,感覺自己比較難與對方同在。教課時,有一度發現自己是在用全身說話,那時候,聲音變得低沉,停頓的空間,也變長了,而且,有一種不知道哪裡來的安定。不過,並沒有一直維持下去。
    有預設立場,讓自己的領會力下降,只用嘴巴說話,讓自己的表達無法接上最真最美的善知識的心。知道問題在哪裡了,很期待下一個練習的機會。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整天戴耳機聽音樂的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燒成灰都是台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