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上午是大園幸福班,下午是滿堂音樂課,課堂中突然接到儀深教授來電邀約參加晚會並演唱,由於正在上課中,沒有問明細節。
    到了會場,見同修們陸續來到,這樣的場景,讓人想起隨師行時的「晚會」。今晚師雖不在現場,但依舊是因著師的精神傳承,才會讓全國同修走上街頭,為台灣的民主正義付出一份心力,原本看見超大舞台時的緊張,就這樣消散無蹤。
    先是一心分享成為台灣人的心路歷程,再來就是我,儀深教授只有請我唱「天頂的月娘」,並沒要我分享,不過,要我只唱首歌就下台一鞠躬,也很怪,至少要自我介紹吧。
    思考該講些什麼簡潔扼要的內容,這時又想起師說,聖脈人上街頭要訓練自己當麥克風到你面前可以在三分鐘內講出讓全世界為之一亮的動人話語。對呀!這就是平時法會的訓練。原來師一直在鍛鍊我們台下的工夫,平時的準備最重要, 現在就是放鬆的交出去。
    靈感就來了,我告訴大家「我來自台灣共和國,我來自聖脈生命教育協會,」沒想到第一句話就引起台下的迴響。我的夢想是到每個社區每個團體,告訴大家「我要維護台灣主權,反對一國兩區」。這真的是來自內在的聲音,我要做一個有尊嚴的台灣人。
    很奇妙的,當走上舞台面對觀眾的時候,比坐在台下與觀眾的距離更近了,是一種面對面心對心的坦誠,只感受到彼此的熱情,如果不是對台灣前途的熱情, 大夥又怎麼會在下雨的夜裡相遇呢!
    接著是義光長老教會牧師的分享,他說:看不見的比看得見的,往往還重要。 我們常常只關心看得見的損失,殊不知看不見的損失往往更大。是呀,在他簡白的話語中有很深的義含,人們只看見油電上漲荷包失血,卻可能沒想到台灣主權被馬政府出賣才是更大的損失;子孫都將淪為二等公民,我們真的要好好學習牧師的善說法,隨時都可以將福音傳出去!
    晚會中還有一個亮點,就是一位台大法律系學生,年輕的她抱著吉他,自彈自唱著她的作品,歌詞中充滿著時事的反諷,讓人不禁又回到了年輕時充滿希望活力的年代,好熟悉的氛圍呀,但眼前充滿才華的年輕人比我們幸運多了,她說她十八歲從中國人變成台灣人,很早就找到自己的主體性,看著年輕的她彷彿就看見台灣未來的希望。晚會老中青的代表都到齊了,民主精神的傳承正在今晚交流著。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陪審團是司法改革的捷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整天戴耳機聽音樂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