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整天在注意自己是否用整個身心去觸境,並練習時時刻刻對準中心線。
    中午出門坐捷運時,覺察到自己的眼睛會被某種類型的人給吸引,然後,注意力就會從全面,窄化成我和這個人之間的一個管道,突然間,我的世界,變成這個一對一的關係,就算對方壓根兒都不知道,我的念頭、呼吸、動作,卻被這條我和他之間的隱形線給牽動,有些身不由己。
    想起善知識的教導──用整個身心去觸境。
    於是,把善知識請出來,用善知識的身口意去觸境,感覺,先是雙眼對外貌的抓取鬆開了,接著,注意力從「向外向前」,變成「往後退,再從上方整個壟罩下來」,接著,就感覺到,自身與週遭的空間,正在緊縮或拉開,正在凝固或消融。
    腦中,不再充斥著自以為是的判斷,整個人輕鬆、自由多了,不由地微笑。
    今天Space Yoga有業務大會,我受邀去介紹八月分將要翻譯的Basia老師的工作坊,進入教室,在大家的面前坐下,先用由衷的眼神,把面前十幾位陌生的業務員的臉孔,掃視一遍,有種「繳械投降」的感覺,當然,我主動「繳」出來的,不是什麼武器,而是「還有所保留的自己」。發現,在心底偷偷做的這個小儀式,對接下來的溝通很有幫助呢,因為決定坦露自己,所以,可以很自然、很真誠地表達。
    與業務交流之後,我和另一位推薦者,就隨著行銷組長到另一個空間去錄製推薦短片,因為換了場景,改變了說話的對象(想像的觀眾),感覺自己有點措手不及,身口意還不是那麼透明,頭腦的感覺比全身的感覺來得重,不過,一切就這樣流過去了,只能捨心接受,等到第二位推薦者在錄的時候,由衷地與她同在,結果,我們三人都感動地冒出雞皮疙瘩,彷彿合力把一份美麗的禮物,送給了世間,不分妳我她的感覺,真好!
    在公車站遇到一位好友,雖然她因為兒子唸書的關係而搬上山兩年了,我們卻很少碰面。趁著這趟車程,好好分享彼此近況,及生活中的體會和學習,她說,透過和兒子的關係,她第一次體會到無條件、無所求的愛,也學習讓自己的我執,一再地脫落,但還是覺得這樣的進度太慢,似乎也需要更明確的方向。我跟她分享自己進入聖脈,與善知識學法的歷程,她說:「光是聽到有一個人,願意每天讀妳的日記,就覺得好不簡單!」給她一張聖脈的酷卡,順便問她,最近就有禪修,要不要試試?她說,她很怕禪修,覺得她會坐不住,會發狂,我說,迷你禪修,才兩個小時,如何?週六下午她剛好都有空,就答應了!
    道別時,彼此的眼裡,有種說不出的會心的感動,我才發現,托缽其實很簡單,就是把最感動自己的、最美的關係,與人分享。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低收入的選擇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殖民地教育洗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