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黃昏散步,遇到鄰居琬瑜,她抱怨的說 : 昨天散步,遇到一位開車的年輕人,正在將不要的香菇頭倒在田裡,我過去制止他,對他說,這裡禁止倒垃圾,會開罰喔! 你知道那位年輕人怎麼回我,他說:「不能倒田裡喔! 那我就倒在水溝裡。」( 田邊就是水溝)
    「也禁止他倒入水溝,就這樣跟那位年輕人對恃了好多秒,才讓那位年輕人退去。」
    「他有將香菇頭倒入水溝中嗎?」
    琬瑜:「他有倒一些,但我沒讓他繼續倒下去 (應該是,那位年輕人,只是作勢要倒入水溝中)」
    聽到她這樣講,過去的正義感,慢慢的從內心深處中甦醒過來,感覺自己身上的腎上腺,開始發作了,這種感覺,是不好的,是會帶來毀滅性的傷害的。
    「一流常告訴我,對世間不公不義的事,我們要挺身站出來。」
    當我們正在談話時,一部小貨車差身而過,她立即對我說 :「就是他,就是那個人。」
    我立即追上去,想要質問對方,但沒追上,正巧,前面鄰居經過,我向他打聽,是否認識那個亂倒垃圾的年輕人。
    我的舉動,讓一圓收縮害怕了。因為她也怕我這種個性,遇事不管死活的個性
    「你不要去招惹這些人,你又不是不知,住在附近的人,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他們對我們社區的人,都蠻反感的」 (因為我們常去維護周遭的清潔與環境安寧,對於那些不在乎這些的住戶,製造這些干擾的住戶,當然起了對立,但我卻覺得,對立只是暫時的現象,重要的是,我們改善了這些干擾)
    其實我只是想要知道,這個亂倒垃圾的人,住在那裡,有機會,要去跟他溝通一下。
    「這裡的人,不是那麼容易溝通的,去找里長跟他們講,這樣就可以啦!
    嗯! 」她講的對,但是,我還是要先知道,對方是誰啊!
    經過這個觸境,我覺得有點消沉,因為,看到世間的苦,真的救不完。
    就拿居家附近的人來說,許多家庭的教育,根本稱不上教育。或者根本沒有家庭教育。許多沒有條件養育後代的家庭,卻生出許多子女。這些子女長大後,就如同那個亂倒垃圾的年輕人,充斥在我們的周遭。
    這些人,都已長大成人,基本上來說,是很難再去教育他了。
    經過定課的沉澱後,想到善知識開示的浪漫,內心的消沉,一掃而空。
    不要小看小處,小的影響大的,不是大的影響小的。
    我們只管去做,去傳法音,雖然能改變很小很小,但是,看到那些過往的古聖先賢,他們的言說,又改變了什麼呢?
    也許我們看不到,但我們能看到的是,他們對人類命運的奉獻,從沒有因為看不到成果而退怯,這就是善知識開示的浪漫啊!
    有這樣性格的人,一定是一個充滿美感的生命。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我們來自台灣共和國Taiwan is My Home Country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低收入的選擇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