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是一整天在家的閉關日,起床時,覺得身體很不舒服,好像堆積了很多垃圾,決定做瑜珈。
    一踏上瑜珈墊,身體導航系統開動,帶領著自己站立往前彎,鬆開了緊繃的肩頸、背部、臀部和大小腿的後側。然後仰躺,在脊柱沒有負擔的狀況下,伸展髖關節的各種方向。接著,就可以站起來了,在一連串經典的站立姿勢中,與地心引力大跳雙人舞!雙腿為了對抗地心引力、撐起全身體重,而有了向下紮根的實在感,脊柱則從地心引力獲得了向上伸展的力量,一節節脊柱間的空間拉開了,就更進一步地扭轉,加上呼吸的推拿,整個腸道彷彿都被刷洗了一番。最後,做了幾個久違的單腳平衡姿,喜愛四處奔走的思緒,通通回家了,回到黑膠唱盤跟指針相觸的那個點上。
    在做半盤單腳站立前彎時,有個新體驗:因為站立腿的股動脈被壓住,所以,一出姿勢,把腿放開、身體站直的那一剎那,全身的血液都自動往髖關節送,頓時頭暈目眩,天昏地暗,上半身嚴重缺血、缺氧。觀察血液回升的過程,先是心臟強烈跳動,後有呼吸急促,像是喘息般,持續了約十五至二十秒,然後,全身血壓、呼吸再度恢復正常。
    因為這種事從來沒發生過,所以,做第一邊時,有點被嚇到。到了第二邊,就可以冷靜地觀察。當下有歌很強烈的「無我」感覺,在那樣的狀況下,我真的什麼都不能做、也不用做,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要去干擾身體的智慧。看到身體各個部位各司其職,一同成就我的每個呼吸,每個動作,每個念頭,忍不住感到極度地謙虛,感恩,甚至慚愧!
    晚上,參加虛空靜坐。雙盤上座,一直覺得全身刺刺的,好像被叮咬,可是,既聽不到蚊子嗡嗡聲,也沒有蟲子在皮膚上爬行的觸感。放鬆地去體會,毛細孔好像被刺開了似的,全身發熱。後來,煩躁感升起,越來越覺得姿勢不對,臀部過低,腹部緊緊的,呼吸受阻,所以,在第一小時的尾聲,決定換腿重來,順便起身開燈看看,身上果然都沒有叮咬的痕跡。
    第二小時,單盤上座,不時在呼吸裡,微調軀幹找尋中心線,幾度覺得自己呆掉了,沒有在想什麼,就是空空的,眼睛直視前方,於是,把手放在肋骨兩側、去感覺呼吸的存在,後來把手放在胸骨上,感覺緊緊、痛痛的。皮膚仍舊刺辣燙,不知為什麼,就突然覺得,那刺激感,是身體排出來的廢物,接觸到皮膚表層的感覺。提早15分下座,把身體刷一刷,再用涼水沖刷一番,感覺完成了一次大掃除。
    突然想到,前天晚上瑜珈教室放水煙除蟲,昨天上課時,就一直覺得口乾舌燥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水煙放完,沒有足夠的清洗、通風,所以,吸入了殘留毒物的結果呢?
    盥洗完,上線跟同修們討論,一止的結論很受用──上座前的作意或供養(相當於基督徒的祈禱)很重要。她今天就是用知量,知質,知吸知呼的作意,就算上座的狀況不加,卻不會失去方向感。週六早上禪修時,她也有提到這個作意,在知質的部分,她解釋:有看到止息,就代表有找到呼吸的品質。這個提醒對我來說也蠻有幫助的,會繼續觀察、練習。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等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慈濟和港明一樣升學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