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去拜訪臉書的朋友──蔡焜霖,81歲的蔡大哥。

    蔡焜霖說他從小就是一個很膽小害羞的男孩子,整天呆在家裡,常被爸爸念說,他是一隻縮在家裡的烏龜,要不然就是跟在哥哥的後面,哥哥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這樣的一個人,竟然在20歲(1950年),被國民政府以「參加叛亂組織,並曾為叛徒散發傳單」的罪名,被判刑十年,就這樣在綠島度過艱澀的年少歲月。

    在互動中,蔡大哥始終都帶著謙遜隨和的笑容,苦難沒有打倒他,反而讓他更堅毅、更寂靜。只是談起那一段苦牢往事,他仍覺得不可思議~

    有一天,一位陌生人來到家中,問他警察局該怎麼去,他一時好心,就帶著對方走過去,沒想到走到了之後,那人就大喊「他就是蔡焜霖,把他抓起來!」就這樣,雙手被警察以麻繩綁住,綁得很緊、瘀青,然後像隻狗一樣,被帶去彰化憲兵隊偵訊。

    一開始,他們先說好話,要他承認從事共產黨的組織活動,他完全弄不清自己和共產黨有什麼牽連。後來他們開始用電擊刑求(無法形容的痛苦),他仍回答不出他們想要的答案。幾天後,他才突然想起唸書時曾有次參加初中部老師的讀書會,那時他跟老師們推薦可以讀英國人湯姆斯‧卡來爾的著作「英雄與英雄崇拜」,那時老師還讚嘆他有超齡心智,高中生就能讀這麼艱深的書。但萬萬沒想到,那次的讀書會,就莫名其妙地把他的命運帶向一個不可知的未來。

    他們告訴他說,你還年輕,只是一時的無知,這種事不會有什麼要緊的,只要坦白承認就會沒事的。他信以為真,就簽了自白書,沒想到卻被冠上叛亂的罪名,付出慘痛的代價(除了自己的青春,更賠上父親的生命,父親在他入獄的第二年,因憂憤難平,自盡了。)

    在那白色恐怖的年代,國民黨為了極權的統治,害怕人民有自主的思想,盡一切的可能地箝制思想、控制言論,只要稍微有個風吹草動,就以莫須有之罪(共產黨員、叛亂組織等)加以逮捕、殺害,寧可錯殺九十九人,也不願放過一人。那樣無法無天的濫權濫殺,帶給善良百姓無以言諭的動盪與痛苦,…那真的是一段慘絕人寰、悲慘的台灣史。

    蔡大哥說,在綠島的獄中,他認識了一些同樣年紀輕輕的隊友,他拿出一張長得俊秀的照片,他叫做蔡炳紅,是讓他很難忘的人。十九歲的蔡炳紅,床位分配在他的隔鄰,白天勞務時兩人常在一起。他因喜歡上同被關的一位女學生,寫了一封信去鼓勵她振作,沒想到那信文被解讀為有通匪之嫌,竟這樣就被一些軍官給判了死罪。有一天,「新生訓導處」的處長集合大家,以恐嚇的口吻宣布蔡炳紅和幾位同學已經在馬場町被殺,他才知道這位隊友已經永遠地離開了。

    蔡大哥不但英文好,日文的造詣更深,可惜出獄後,一直找不到餬口的工作,好不容易才找到飯店服務生、漫畫出版社翻譯、小報的編輯,但警察又如影隨形地抽查他的生活、工作情形,讓他感覺好像只是從小監獄移調到大的監獄而已。

    國華廣告公司的創辦人,是他生命的貴人。那時他去應徵,對方要的是大學畢業的學歷,他只是台中一中畢業,但他很篤定地告訴對方:我有能力把事情做好,而且我的日文很好…。沒想到創辦人當場考他日文的詩句,他也能很快地將默背的愛情詩文朗朗念出,創辦人聽了很歡喜,當場也朗誦了另一首美麗的戀愛詩句…。啊!這真是一場美麗的面試,當然他被錄取了,而且一直在這公司做到副董事長退休。

    即使已經是八十幾歲的老人了,但談到愛情,蔡大哥的臉上會發光。他幼稚園時就喜歡上小他一屆的園長的女兒,但心中的愛意一直不敢表達。當他被警察抓走時,心裡閃過一個很憂傷的念頭:不知今生能否再見到所愛的人。後來在綠島的牢獄禁錮,讓他感慨生命的無常,心想對對方的愛再不說出來,恐怕沒機會了,因此才讓怯懦的他變得勇敢,勇於吐露真情,最後終於和當年的小學妹結為夫妻。

    最後,蔡大哥語帶感恩地說,十年的牢獄之災讓他的生命變得不一樣,讓他有機會認識很多為國家民主奮鬥、而遭受被刑求迫害的民主鬥士,他們高超的人格深深影響了他…。同樣的,眼前做見證的蔡大哥,他謙沖的人格、精采的生命故事,也深深地感染了我們…。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人間地獄的人性光輝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