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午出門,下公車走路時,看到一位婦人手上拿著串珠,隨時隨地在念佛,我竟然悲傷了起來。想起幾年前在印度旅行時,雖然,見識了難以置信的混亂,以及早該從地球上消失的種姓階級制度,卻因為距離,而產生了某種可以欣賞的美感。種種儀式行為的脫離現實,廟宇林立卻反倒強化了宿命論、合理化了社會的不公,都因為那不是我的家,彷彿就與我無關。
    但是,今天,看到婦人手上的串珠,我忍不住悲傷了起來,我想到那幾位可以呼風喚雨、號召廣大信眾的大師,完全不在乎民主與人權,完全無視社會制度所造成的苦難,甚至與政治力掛鉤以維護其團體利益,就覺得好心痛。正因為好貼近,所以,好心痛!
    在台大醫院捷運站下車,換乘公車。行經二二八公園,看見涼亭內,一群來自東南亞的青年男女,相聚野餐,心情愉快地交談著,我忍不住想,合理的工時、適度的休息,不是一個人該有的最基本權益嗎?我們整個社會的運作,卻建立在剝奪人性尊嚴的壓榨制度上。
    經過凱道,看到沿途的鐵絲網拒馬,我忍不住問:為什麼一個國家元首的就職典禮,會搞得像如臨大敵一樣,而敵人,竟然就是這個國家的人民!
    然後,車子轉信義路,路邊有很多觀光巴士,有成群的中國觀光客,也有落單的歐美觀光客,我不禁問:他們看到的是什麼?中國人或許會因為蔣介石仍被崇拜著,而感到熟悉嗎?歐美人士或許會因為蔣介石仍被崇拜著,而感到不解嗎?台灣人,到底希望世界如何看待台灣?
    前幾天遇到鄰居,她說在花蓮工作的朋友親眼看見好幾輛遊覽車,在公路邊停下來,讓中國觀光客隨地便溺,當場公路就變公廁了!我感覺到余英時所說的那種很深的憂慮,台灣好不容易才累積的一點點民主成果、人文素養,卻因為政客與商人全心迎合中共意旨、收買公共媒體、對台灣進行滲透,台灣的公理正義搖搖欲墜了,台灣人的尊嚴岌岌可危了。我今天才那麼清楚地看到,轉型正義沒有落實造成人民眼中沒有真理只有利益的可怕。
    今天到底是怎麼搞的?觸目所及,盡是令人悲傷、憂慮的景象。
    上<提煉 心>瑜珈課,很專注、很單純地與學員們分享呼吸的豐富與奧妙,上著上著,就生出了力量。當真的進入呼吸時,一個吸氣、一個呼氣,就是無上的滿足。下課後,一位學員說,她第一次聽到呼吸反映著心緒模式的說法,也從沒想過,念頭、煩惱難以捉摸,可以從單純的呼吸和姿勢下手,反過來影響心。了解了這個道理,有種放鬆、舒服、打開的感覺。
    我突然感覺,如果,一天能夠與一個人,分享這樣簡單的道理,讓彼此的生命多一點光線和空間,就值得了!
    兩位同學留下繼續討論了很久,很自然地跟她們分享到《聖脈》,我說:《聖脈》的學習,讓我更清楚瑜珈教學的方向與意義。我理解到,如果教瑜珈只是為了幫助大家暫時紓解壓力而已,那就沒有什麼意思了,因為,市面上可以宣洩情緒、釋放壓力的課程那麼多,運動、大量流汗也有類似效果,我真正想做、在做的,是不斷去面對生命的終極問題:為何而來?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每個人的信仰或核心價值,一個沒有信仰、價值的人,是不可能活得有尊嚴的。《聖脈》在推廣的就是這個,希望每個人都可以為自己所信仰的價值而工作,選擇有尊嚴的生活。
    一位同學說,她很認同,但是,大部分人,根本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說,沒想過,不代表不想要啊,我們相信,每個人內心都嚮往有尊嚴的生命,都想做賽德克‧巴萊,真正的人,或許,只是不知道有這樣的可能性。如果,身邊有越來越多人,期許做「真正的人」,我們對這個社會,就會更有信心。
    她說,但是她還很貪玩,也很接受自己的貪玩,還想要多多嘗試。我回答說,修行,並不是壓抑,禪修,是讓生命更有品質。她說,她其實很喜歡禪修,也參加過好幾次,不過,自己從沒有達到過什麼境界,我說,禪修不是要到達什麼境界,比較像是「進場維修」啦。她有興趣嚐試《聖脈》的禪修,也想來聽師的開示,我給了她酷卡,並留下我的email,請她跟我報名。
    另一位同學,家就住在《聖脈》附近,也給了她一張酷卡,註明最近幾個活動的日期、時間,無所求地播下一顆種子。
    繼續練習主動托缽!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兩個身體一個靈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如果我是老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