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綸老師代為預約會見邱和順先生,終於今日成行。通過一關一關的會見手續與規則,終於見到再4個月就羈押滿24年的邱和順。 見到邱先生,中等身材,燦爛的笑容,謙虛自信,他始終說他沒唸什麼書,每封信都要先打草稿,整天忙著回信,最高紀錄一封信花9小時。知道特赦組織,還有很多義務律師都在為他奔走,甚至知道鄭文堂導演也有意拍攝記錄片,只有深深感恩。 看著他說話的神情,從容謙卑,眼神炯炯發亮,不卑不亢,沒有仇恨。渼娟現場也唱了一段寫給他的那首「關不住的愛」,他直誇「黃小姐的音域很高,他可能唱不上去」,最後他也回贈,他說:「如果哪一天會拍紀錄片,希望「感恩的心」可以入境,他就現場唱了這一段」。 20分鐘,看到一位質樸率真的人,滿滿的深情,全寫在臉上,他說今天是8756個日子了,他仍不斷在等待,等待這個政府還他清白的日子,等待那些不敢面對真實,害怕恐懼的法官,明知他是被冤枉的,就是不願出來說公道話,做天地有良心之人做的事。知道他的笑容,已走過無數的荊棘艱辛,他的背影,知道他會撐過去了。是的,他比阿扁幸運多了。 他說,慶幸他有一位很談得來的獄友,可以無所不談。他的肩膀,因此更承受得起許多膽小之人的貪念,他的正念,也影響了獄友遠離悲傷。如此一位勇士,犧牲一生黃金年華的青春,揹負人性的弱點,讓人見識到司法不獨立不公益的剛愎自用、恣意橫行。試問:如果這些懦弱的法官的母親有另一個被別家的法官兒子判刑、被冤枉的兒子,天下哪有不傷心、不落淚、不痛苦的母親? 下午趕回學校上課,利用快下課的20分鐘,跟同學分享今日會見邱先生的心得,孩子都很認真聽這個故事,我說這個故事是千真萬確,如今我們只見到已死亡的司法濫權,及一些缺乏悲天憫人的正義之士,因為害怕、因為威權、因為權力及財富,許多人都選擇被良知矇蔽,得了慢性的失憶症、失心症,不敢做個頂天立地之人,所以到處找替死鬼結案,趕快結案就有業績,這個宿命就是「人民不需要人權,法律之前沒有人人平等,涉嫌就是命,冤獄劫難與命盤流年冲剋刑害有關、與司法顢頇無關」,何其可悲! 什麼是學問?謹守知識的分際。要念建中、北一女、台大…?當醫生、律師、法官、政府高官?有了高學歷卻得了失心症,罔顧人權! 什麼是品德?絕不做假見証,絕不做傷害人的事。尊重每個人的選擇。絕不濫用公權力侵權、越權、瀆職! 什麼是人?將心比心。如果被綁架撕票者是自己,如果綁架撕票者是自己,如果無辜受牽連一羈押就24年者是自己,此三者內心都大苦,誰承擔得起?千呼萬喚都是在呼喚自己,呼喚自己的心。 呼吸順了?心靜了?眼睛明了?內心光明了?每個境界都是用來照見自己的一面鏡子,心有多大,世間就有多大!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美好的仗我已打過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第一等公民」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