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立委段宜康質詢文建會主委龍應台的院會紀錄》,文中曾幾次提到六張犁公墓中,一處掩埋白色恐怖受難者的亂葬崗。常經過六張犁,卻始終不曾聽聞過此事,事實上,即便是受難者家屬也不知道他們的親人葬在此處。當初,發現這個亂葬崗,竟然只是一個意外… 50年代,曾梅蘭與哥哥徐慶蘭兩人同時被軍法判刑。他判徒刑,哥哥被處死刑。兩兄弟遭難時家裡沒有人照顧,更沒有人去領回屍體埋葬。領回屍體要5、6百元,而當時公務員的月薪不到200元,他家拿不出那麼多錢,他們當時沒有去領回,以後也就不知下落。 曾梅蘭出獄後,一直找不到哥哥的屍體,直到1993年5月28日,才發現哥哥和同遭殺害的2百多人被埋葬在六張犁公墓的亂葬崗。六張犁公墓發現埋葬白色恐佈受難者亂葬崗的這件事,在台灣成了一則大新聞,也傳遍世界各地。 2010年,文建會曾邀請德國人權博物館館長等專家來臺灣訪問,其中一位德國專家在看完六張犁白色恐佈受難者亂葬崗後,不解地問說:「為何此處現今仍無主管機關維護而任其荒廢?如果是在德國,像此種具紀念性意義的墓園,學校當局均會帶學生前來瞻仰憑弔並進行環境維護,而非像六張犁公墓一般任其髒亂。」然而,更荒謬的是,文建會在帶領這些德國人看完歷史現場後,竟又帶他們去參觀「中正紀念堂」,完全無視德國已成功走出轉型正義的傲人經驗。 這個政府的人格是分裂的,也不在乎國際社會看到我們對人權、歷史的處理是有選擇性的。這就好像馬總統可以在向受難者家屬道歉後,又回到慈湖謁靈,對著「蔣公」陵寢流下「感恩」的淚水;這就好像龍應台可以在寫出《野火集》、《請用文明來說服我》之後,同時以文化官員身份對國家暴力沈默以對,甚至幫國民黨遮掩歷史的真相一樣。 電影《超級大國民》中,一位白色恐怖受刑者在出獄後,來到了六張犁公墓的亂葬崗,想要找到他當初在刑求下供出的朋友們。他們都已慘遭槍斃,也都葬於此處。他帶著贖罪的心情,跪在小石頭做成的墓碑前,點燃了一支支的蠟燭,他口中唸唸有詞,尋求著他們的原諒…一位屈打成招的受害者,終其一生追尋的仍是「無愧」二字。然而,這兩個字在國民黨的權貴們、對馬英九、對龍應台的眼中,不過是用以欺世盜名的廉價化妝品罷了!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台灣霍亂肆虐那一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忽然理解了身體很單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