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師的開示,整理如下:
    「轉大人」 不是做「省電達人」,而是「做世間第一等的公民」。
    我們嚮往的「大人」:
    很成熟,有常識,知道如何去發展自己的最好,很清楚自己的權利和義務。
    有靈魂,有尊嚴,有平等的價值觀,尊重每個人的人格與信仰,有能力關心別人。
    我們要做的「世間第一等公民」:
    在乎人權,法治,重視自己的公民權,有內容可以跟世界上的其他國家分享。
    「轉大人」的必要條件:
    1.每個人都要能夠平等地獲取資源
    一個殖民國家中,二等、甚至三等國民,無法擁有平等的資源,這樣的人民,無法「轉大人」,這樣的國家,也不可能成為強國,因為,國家裡就算有精英(例如中國、奈及利亞),制度只容許少數人發展自己的強勢,卻不能幫助國家社會整體進步。
    台灣的教育,有城鄉差距,也有明星學校;台電、中油等國營事業,成本由全民吸收,利益由某些族群獨享…,這些都是殖民國家,以政策刻意製造階級的差距與對立的症狀,刻意障礙人民「轉大人」。
    就算有公務人員出國考察,回到台灣想要仿傚,卻往往因「國情不同」而放棄。其實,「國情不同」只不過是在掩飾「政策偏好」與「公權力沒有公信力」。施政平等、全民受益的概念,是沒有國情分別的。
    2.心中需要有典範
    有典範,才會嚮往做一個有尊嚴、有價值的人。所謂尊嚴,就是每個人都要能夠平等攝受,只要妳能容忍社會上有人被不平等地對待,就是沒有尊嚴。而價值,一定是建立在「平等」上的倫理,殖民國家故意造成不平等,讓人陷入或奴役別人、或被人奴役的「宿命」。
    最典型的是每天值班24小時的外勞,護病比1:12,大量違法的實習護士,氾濫的臨時工、外包派遣工、基層計時工讀生,超時工作的卡車司機,以上都是嚴重剝削,沒把人當人的奴役職場。
    台灣是一個海島國家,本來應該是很清楚國際訊息的(例如在日治時期),但是,我們卻被後來的統治者教育成不跟國際社會往來,不跟外國人對話的樣子。我們變成只顧肚腹、只管享樂的豬,只關心自己的小孩能否出人頭地,卻不關心別人的家庭是否在受苦。全世界很多比台灣窮的國家,都比台灣關心別的國家的人權及公義。
    在台灣社會中,眾人羨慕的,往往是有辦法獲取最多資源、奴役別人的人(富商,高官),而不是推翻不公體制、爭取平等的人(一般認為這種人下場都很慘)。我們的教育,使我們嚮往做「奴役別人的人」,把「有能力壓榨剝削別人」當成價值。
    所以,我們可以容忍12:1的病護比,容忍受HIV感染的器官移植,容忍連開16小時的卡車司機出車禍害人又害己,容忍外交官劉珊珊把外籍家護工當成奴隸般壓榨…,彷彿只要是為了錢,就可以把人壓榨到尊嚴盡失。
    對別人沒興趣,使台灣變成一個很不謙虛的國家,夜郎自大,如同井底之蛙。不從大格局、不用全球的觀點來看台灣,不能產生典範。把真正公民典範與人權大國放在心底,我們才能夠轉大人。
    3.需要懂一點政策、制度面
    如果不去瞭解政策面,就會永遠只處理人民的不善良,而不處理掌權者的不善良;只處理自己家裡的問題,而對別人家庭的苦難漠不關心;只管自己內心的平靜不被干擾,卻完全不在乎外在的環境、國土,有沒有被破壞。
    所謂的「心淨國土淨」有一個前提,就是「心」和「環境」要建立關係。我們的心沒有注意制度,就代表兩者間並沒有建立關係,而是兩條平行線。這種「不受干擾的心淨」是充滿貪嗔癡的冷漠,是不關心別人苦難、沒有生命力的宗教。只要「心淨」沒有導向「國土淨」,宗教就是虛偽、就只是止疼用的鴉片。
    看到報紙上,延長實習護士的任用期,但與正式護士「同工不同酬」的消息,大部分的台灣人不覺得奇怪,不知道那根本是違法的,如同無照行醫,讓無照護士做與有照護士「同工」的事,在國際上是很落後的,只會得到鄙夷、不會受到諒解的。嚴重缺乏法治觀念的台灣人,不論再善良,也不可能真正的成熟、進步。
    法治觀念,就是權利和義務很清楚,反對一切違法的侵權行為。
    4.拿回自己的公民權。
    政府和人之間是契約的關係,一定要懂。投票時,既然沒有簽授權書,民意代表就不能擅自替人民決定。凡是遇到重要的、有爭議性的法案,人民就應該行使直接立法權。政府沒有尊重人民,就是霸權、獨裁。
    投票權不等於公民權,只要票票不等值,只要立法權沒有在監督行政權,公民權就不可能有保障。一定要重視自己的公民權,別的國家才會看得起妳。過去六十多年來,台灣人已經習慣做沒有尊嚴的二等國民了,長期以來被奴役、不被尊重,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在奴役別人、不尊重別人,這個國家,不但有二等國民,還有三等國民、四等國民。
    其實,台灣的民主和政黨輪替都是假的,六十多年來,政府的人事系統沒有更新,預算開銷、資源配置不當,扭曲了社會發展,主要的問題就在於,台灣人並沒有想要做第一等公民,大部分人,只想做臣民,老百姓,也認為自己「不配」做公民。就好像很多人一直以為自己不可能對治習性,不配修行一樣。
    只要有「想」做公民,整個台灣就動起來了!而只要是「公民」,就一定是第一等的。
    長期以來,台灣人被政府和媒體弄得很麻木,完全不清楚國際上是如何看台灣的。很多台灣人都以為,我們已經被指定要「嫁給中國」了,也有很多人不知道,目前政府的政策就是在「化獨漸統」,中國人已在台灣大量投資房地產了,典型的溫水煮青蛙。
    美國的對台關係法、中國的反分裂法,各自是美、中兩國的國內法,但事實上,只有美國的軍隊,可以隨意進出台灣。重點在於,台灣有沒有表達自己是一個國家。
    台灣最大的問題是,「我們不知道我們可以自稱為台灣,一個真正的國家。」ROC的國名在國際上早就不存在了,我們卻不斷自己騙自己,還自稱Chinese Taipei,造成台灣處境的曖昧。我們被嚇唬成「要不要獨立,要不要改國名,是他們說了算」,其實是「我們說了算」,如果台灣有多數人講,國際社會就會承認,就像波羅的海三小國,有表達他們獨立的願望。
    我們一定要知道幾個國際人權兩公約的普世原則:
    一.住民自決。
    二.政府是人民產生的,人權是主,公權力是從,主從觀念要很清楚。
    三.沒有基本的公投權、人權,就不算是民主國家。
    《聖脈》要推動的很簡單,就是呼喚每個人覺醒,不要再做第二等國民,要公平獲得資源。
    我們要喚醒每個人做夢的權利、每個人都想做最真的自己,邀請大家一起來夢想台灣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有沒有充沛而乾淨的水,空氣,土壤、能源?只要敢談夢想,典範就會漸漸明晰,只要願意,台灣的一切問題都很容易。
    至少要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人。沒有夢想就沒有靈魂,沒有作夢的權利,就沒有尊嚴,內心沒有最高的價值,活著就沒有意思。
    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有良知,只是缺少信息,即使有機會接觸正確的消息,也不見得會相信,最好透過一領一,直接傳達。只要我們願意自己先做第一等公民,然後,每天領導一個人做第一等公民,一年365個人,改變就很快。
    5.需要懂一點宗教面
    當我們在朝第一等公民邁進時,我們需要勇氣、耐心、與心量,才能有執行面的素質,我們需要源源不絕的愛,才不會灰心、失望。我們需要的正是宗教提供的方法,和可貴的宗教情操。
    宗教讓我們更懂心,讓頭腦更清楚,格局更大,更能夠不怕干擾、不厭其煩地,面對世間的種種問題。宗教情操,讓我們接到至真至善的天線,讓真愛的感動源源不絕地湧現,使我們永不灰心、失望。
    宗教相信每個人要的都一樣,所以樂觀,也相信人性會受汙染,所以,需要全方位的生命教育。很清楚自己的有與無、長與短,不迴避,真誠的面對,對人性永遠正向、永遠「看有不看無」的走出人權大國的格局。


    普世價值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拿回公民權才是「轉大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找到工作中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