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網上收看<艾推之會>,是2010年3月15日,在紐約Paley媒體中心的一場公開講座,主持人說,今晚剛巧是商用域名(.com)的25週年,講座主題是「藝術、社交媒介和數位行動主義」。

    特別來賓有三位,在場的有兩位:一是講座開頭影片介紹的中國藝術家/行動主義者艾未未,二是著名科技博客網站「讀寫網」(ReadWriteWeb)創始人李察‧麥克馬那斯(Richard MacManus)。透過視訊連線的則是社群網站推特(Twitter)共同創辦人傑克‧多西(Jack Dorsey)。

    艾未未對視訊中的多西說:「我要向你問好,因為我代表了很多中國人,他們有很多的問題和要求。中國人把你當神了,因為,你提供了一種可能性,讓那些在漆黑屋子裡的人,可以看見真正的光,能夠真正的討論,不管他們受過什麼教育,是哪一階層的人,都能自由表達他們的意見。但這只是很少的人,爬過牆才能做到,只有五萬人。所以很多人都在問,為什麼推特不提供中文界面…如果做到了,你將會成為中國政治發展史上的英雄,就算你不喜歡,但這跟很多人有關,很多人因為只說了一句政府不喜歡的話,或是他們的父親曾說了一句政府不喜歡的話,而冒著生命的危險。」

    兩年後的今天,推特有了簡體也有繁體介面。

    多西坦誠說,推特來自一個很簡單的想法:跟朋友保持聯繫,分享瑣事,使我們記得身而為人的溫度。但推特會發展成當今世界上最重要的社交媒介之一,甚至,參與了世界各地的公民運動,是他們始料未及的。

    替推特取名時,「我們想捕捉一種感覺:那種不斷騷擾你的朋友的手機而產生的振動的感覺。…最終找到了單詞『twitter』(啁啾),而且我們覺得它很棒。它的定義是『很弱的脈衝信號』與『小鳥的啁啾』,而且這正符合這個產品的大體設計思路。」(維基百科)

    艾未未也分享他意外發現互聯網這個寶藏的過程,一開始,因為他小有名氣,被邀請寫博客,後來,他的追隨者太多了、言論太激烈了,博客被關,年輕的朋友就替他開了推特,請他試試。

    「我本來想,140個字,在這麼短的信息裡,我可以說些什麼呢?然後我意識到,在中文,140個字,可以寫一部小說。大部分孔子的句子,只有四個字,140個字,要花上孔子一輩子,你可以探討關於自由、民主、詩、最深刻的想法,你甚至可以跟女子調情,帶給她高潮。」艾未未說。

    140個中文字,比起140個英文字母,的確多了太大、太大的可能性。科技是工具,是改變的促媒,但是,真正帶來改變的,是人類無窮盡的創意,以及對更真更美更善生命的永恆追尋。

    一位現場來賓發言說,她跟很多中國人接觸,他們都很幸福,他們是過去幾年來中國經濟進步而產生的三億個新興中產階級,我們的目標,是趕快再產生三億個幸福快樂的中產階級,至於民主,需要時間。艾未未,你超前了你的時代,希望民主現在就來到,我們如何磨合時間表上的差異?

    艾未未顯然對於這位女士的發言非常的憤怒,他說:沒有接受到真確訊息的人,怎能說是快樂呢?對於一個踐踏人權的政權,怎麼能夠提出如此高的評價呢?此時此刻,上千個中國人,普通人的中國人,正在監獄裡受苦著呢。

    我想讓人們知道和了解,中國的情況很嚴重,因為,我們有一個步伐如此快速的政府和社會,為了獲取利益,犧牲一切,而所有和中國有商務往來的國家和國際企業都有責任。我們不是在乞求憐憫,而是要求人們真的不要找藉口在行為上不依準普世價值,在這方面,不應有任何藉口。

    最後,觀眾問與談人,現在最想推什麼?

    艾未未:我希望有一天不必用推特。
    多西:我希望有一天可以親身跟艾未未還有李察見面。

    網路科技力量的展現在於,喚醒人們彼此交流與起身行動的渴望。

    今天,看到爬牆上推的中國網友問艾未未:「中國出路在哪裡,我們有生之年能看到民主和自由嗎?」艾未未回答說:「有生之年很長很長,極權的命越來越短,民主自由飛奔而來呢。」

    艾未未的身上,看到一個重要特質:對人性最真最美最善的信心,與永不熄滅的盼望。


    普世價值 / 艾未未

       

上一篇:瘦肉精的一國兩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艾未未最想推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