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更多影片請點此
    出門遇到艾桑。為了法會問題的採集,我問他:「你在生活中,有身不由己的感覺嗎?」他想了想,點點頭:「有。」「什麼時候?」「當我感覺我的工作,是在幫他們(環保署)說謊,而我這麼做,是為了錢。」「如果你可以改變,你最想要改變什麼?」「我希望,我可以成為我真正想寫的文章的作者。」
    剛好,最近在讀唐培禮牧師的「撲火飛蛾」,我就跟他推薦這本書,並解釋說:唐培禮來台灣宣教,正值白色恐怖時代,在台灣的親身經歷讓他看到,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既不「自由」也非「中國」,所以,他決心要把正確的訊息傳出去。有一群人跟他理念相合的人,合作編輯了一份文件,收集了柯喬治(George Kerr)見證228的《被出賣的台灣》,以及探討台灣未定論的陳隆志與Harold D. Lasswell合寫的《台灣、中國與聯合國》兩書十二頁的精簡版,幾篇散見期刊、或台灣研究專書的文章,還有曾替《紐約時報》撰稿的包德甫(Fox Butterfield)所寫的簡介文。
    整份文件的前言寫道:「…我們知道許多來訪的外國人也都收到大量的官方文宣品,誇耀國民黨在福爾摩沙的成就。因此我們覺得非常有必要提供一個更平衡的圖像,讓關切福爾摩沙真正情勢的人知道。…現今架構下,不可能有任何可以落實社會正義的變更,除非承認這個基本問題,否則任何有關福爾摩沙問題的討論,都只是膚淺的空話。」
    而包德甫在簡介文的結尾,引述了某位遭台灣政府查封的雜誌主編的話:「基本上美國實在很虛偽,你們在蔣介石自己快倒台的時候把他撐住,但是又說,對於如何改善政治情勢無力可施。難道你們已經不在乎民主了嗎?」
    他們冒險印刷了這份文件,並在來訪的外國人中,小心挑選適合的人傳閱出去,唐培禮說,他們這樣做,並不是為了改變台灣人或解救台灣,而是出於一份身為美國公民的政治責任感,他們相信,如果美國人知道期政府支持的是什麼樣的台灣,就很難維持所謂「自由中國」的迷思。
    我覺得,這樣的故事,可以鼓勵艾桑,不管我們身在何處,我們都有一份身為這個世界公民的義務,都可以為世間的公理正義,盡微薄之力。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監理所服務的王大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芬蘭以平等為核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