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日記的兩個重點:一、要有外身。二、要一領一。 梵行饒益是僧寶,義饒益是僧寶的運用,法饒益是拉近理想與現實,落實有尊重的關係。 什麼是一領一?就是怎麼跟世間連結。 什麼是公民記者?就是怎麼跟世間建立一個美好的清淨關係。而僧寶是就怎麼跟世間連結、怎麼建立關係。每天要想辦法一領一,每天的日記要有內身外身、內外身。 關心義饒益,要掌握住原則性的東西,涉獵太多易失焦,要會問根本的問題。什麼是回來最根本的問題?政府跟人民的關係、主僱的關係、師生的關係、夫妻關係、兄弟姐妹的關係是什麼,要把最基本的關係講出來,這就是義饒益、法饒益、梵行饒益。所有的關係都是人權為主,真愛為主,方法、制度、公權力為從。 日記若不能感動台灣人,讀再多的故事書報都是離題了,若不能一領一,不能建立關係,寫再多都是錯的。寫的日記若沒有辦法跟陌生人建立關係,就都已經離開現實,表示離開僧寶了。 想辦法一領一,想辦法建立關係,尤其是陌生人,一定要去托缽,分享你的生命,讓人家認識你的身口意,認識你的生命,你是生命的推銷員,推銷對別人的愛與尊重。用整個身心跟人說話,善知識只是幫你看這樣對不對,但目前都還沒讀到你用整顆心跟人家來往,你每天有用全身全心跟人家互動嗎? 托缽就是讓另外一個人認識你的生命,也許日記寫得很感動,只有善知識認識你,但你沒有辦法展現讓人家認識你的身口意,善知識無法校正你。 用整個生命,全身全心,去跟人家往來,這就是生命,這就是在介紹自己。要跟世間托缽、跟世間結善緣,此中一個樞紐,就是「受尊重是你的權利,尊重人是你的義務」,如何去展現在每一種關係的應對進退裡。 聞思後,法喜充滿,試著在觸境中練習了三次: 第一次試著分享一則「12年國教」的新聞:政府為了轉移施政無能的窘境,在未有完善配套措施的情況下,不顧各方反對,強行要推動「12年國教」。雖然我的孩子已經是高二,但我還是很關心,還是覺得很生氣,覺得政府很不尊重人民…。 有一點點體會到跟世間托缽、結善緣的樞紐:「受尊重是你的權利、尊重人是你的義務」。 接著與兩位學員互動,一位是很喜歡聞思、很想好好做定課,但是時間被工作切割,無法有合適的時間跟場地,好好的做定課,學員很有心,已經託了人在工作場所附近租房子,想利用中午工作休息的時段做定課。 這問題簡單,幫助學員清楚,有心比較重要,定課其實不需要特定的時間跟場地,幾片拚裝的地墊,一條延長線,加一個品質好的立扇,就可以改善場地的問題,定課的長短更不是問題,「先求品質、再求量」。從切身的體驗出發,分享起來,格外親切! 另一位是福山的家長,很認真上課,卻感覺自己怎麼都用不上,在別人眼裡,她是幸福美滿的人,但她自己卻覺得對許多事情都無感,跟先生也幾乎沒話聊,就連眾人眼裡乖巧、懂事、功課品行都優的兩個兒子,在她看來,也不是那麼回事,她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憂鬱症。 我不懂也不會去分析她到底怎麼了,只是單純地感受到她很不開心,因為她對自己、對週遭都沒有信心,簡單講,就是「不懂得看有不看無」! 分享著學法前和學法後的我,不愛說話的她,頻頻驚呼著:真的嗎?那真的是過去的你嗎?怎麼跟現在的我這麼像? 是啊!一樣的貪、一樣的瞋、一樣的癡,這不只是我跟你很像,台灣有很多人都跟我們很像,因為我們的環境、我們的教育,我們是在愚民政策下的愚民教育教大的,我們不懂得真愛,不知道這樣活著到底要做什麼…。 天啊!原來你也曾經跟我一樣…。她如釋重負般說著。 是啊,我也曾經找不到生命的出路,但是我找到了生命導師,他教導我活出生命的最真、最善與最美的方向與方法,我試著做,也真的慢慢的走出來了。 想不想試試看? 嗯!感覺她的聲音有了感情,是愉悅的。 就從讓自己開心開始,每天做一件讓自己開心的事,記錄下來,實在無法開心時,請孩子幫忙。互動後,感覺彼此都有心開。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由簡入繁的後彎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提供至純至性的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