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他們鼓吹投票,說投票率低代表人民對選舉失望,不去投票等同為在位者或你不同意的人背書,但去投票又有誰為我的投票行為背書!候選人並沒有在履約保証書上簽章!契約行為的兩造應是人民與政府,卻只有一方在契約上蓋章! 如總統的權力大於五院?對誰負責?對人民負責。怎麼負責法?不知道! 根據憲法,總統是太上皇,不用對立法院負責?那總統怎麼對人民負責? 問,要問很簡單的東西,總統怎麼對人民負責,同時要用契約的概念。我們跟總統的契約是什麼?沒有契約,就什麼都沒有,就什麼都不用負責任。離開尊重的內容到底是什麼?這就是我們的中心線。 投票行為是單向負責的契約:總統只有權力沒有責任,只有權利沒有義務,對人民負責的契約呢? 常問基本的問題,來反省對照每天的身口意,不要讓他呼攏過去,下一次選舉還是糊里糊塗。平常就要練習,公民團體跟總統對話時,公民團體也不知怎麼問,若你被派去跟總統對話時,也不會問,問的問題,總統也可以呼攏的回答你,說你不懂經濟學,說你不懂長痛不如短痛,一來一往的問答交鋒沒有一絲的用處,因為你問錯問題。因為離開了人與人最基本的中心線。 常問基本的問題,來反省對照每天的身口意,是指你要知道你的權利是什麼?義務是什麼?你要知道什麼是尊重。對照身口意,就是你有尊重嗎?每一個當下都有尊重嗎? 為何沒有一部讓人感動的憲法,你想要有這一部憲法嗎?我們一起訂作一部會感動的憲法好不好!我們一起來作夢,一起來談立憲精神、立國精神,活出台灣魂。 沒有共同的夢想,怎麼會有熱情?一位總統候選人的高度,就是要大聲講出自己的主張,實際的講出自己的夢想,不給選民綁票,「我就是主張以台灣為國名,我就是主張司法權由國會產生,我就是主張票票等值,我就是主張黨產立即歸還國庫,不贊成我的政見,與我沒有共同的夢想,你就不要投票給我。」這叫做候選人的志氣。 討好選民,不訂契約,都是一張空白的授權書,選完沒人能負起責任。對一再發生的空白授權行為,不心痛,台灣就沒有救了!生命教育就是談靈魂、談精神。不需要懂太多的義饒益,我們的問題是沒有讓人感動的一部憲法。 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就是殖民地的意思,就是「中國人代替中國政府治理台灣」,沒有別的意思,以前是日本的殖民地,現在是中國的殖民地。一國兩區還有人以為是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區,一個叫做自由地區,一個叫做大陸區。但中華台北就是中國台北,跟中國香港、中國澳門,完全一樣。 常常問立憲精神、主權在民是什麼? 說話或日記要有一領一,每天跟人家談台灣的靈魂,228代表台灣的靈魂。 佛法僧的僧是言行的主軸,跟我們所談的靈魂結合。時時問什麼是我們的靈魂,我們共同的主題是台灣人的靈魂,台灣人的精神是什麼,台灣人的精神就是梵行饒益。 台灣人的精神是什麼?立憲、立國精神是什麼?主題是一貫,只有一個,沒有別的,談所有的話題都回到這裡。 受尊重是權利,尊重人是義務。問:總統有尊重選民嗎?他說,一切照遊戲規則來。問:什麼是遊戲規則?他說:「你們投票給我,就是要聽我的。」 這是遊戲規則嗎?選舉如足球賽,是不是你踢入的足球門比對手大,所以你才贏? 中心思想是尊重。228代表先人,紀念先人是宗教行為。228的靈魂是一個法治社會,遇到沒有法治信念的軍政府,沒有法治的政府來管有法治觀念的台灣人社會,會發生什麼事?228就是在講這個。 談社會議題回歸精神---尊重、靈魂。不是談憲法,是談立憲的精神,談228,是談一個人的嚮往,當初嚮往祖國是當初台灣人嚮往做一等公民,做第一等國民。不知這一段歷史,那台灣不可有靈魂。228先人給異族殖民統治過,要的是第一等國民,只是沒想到國民政府也是來殖民台灣,用二等國民對待台灣人。 所有的議題都回來:誰在決定?萬法歸一,只有一個問題,就是行政濫權,司法不獨立,為什麼?因為國民黨的存在,同時又有國民黨接收與霸佔的黨產,非法機構很多…就不容許台灣人做第一等國民! 台灣人共同的夢想就是我們的台灣魂---主權在民、尊重,把決定權拿回來。建立台灣的信心---當家作主。淬煉出台灣人的一句話、一首歌、一齣戲,來代表台灣魂,魂牽夢繫的普世價值。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一領一」就是關係的流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跟陌生人建立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