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傳說浮士德出賣靈魂給魔鬼,以換取知識與權勢…《主流媒體(包括臉書推特)出賣靈魂給中共,以換取中國市場…

    1997年,小亞瑟·舒爾茨伯格(Arthur O. Sulzberger Jr.)父業子繼變成《紐約時報》老闆,2001年,小亞瑟飛往北京,與當時的CCP中央總書記江澤民會面。江澤民因支持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而上臺,幾天後,《紐時網站》突然在中國通暢無阻。此後多年,《紐約時報》持續對中共鎮壓法輪功的人權暴行,若隱若現、若有似無。

    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美國記者們不想失去報導奧運會的機會,紛紛向中共當局表態、遞出投名狀,不再自討沒趣繼續報導民運故事。

    今年6月3日,《紐時》社論編輯詹姆斯·本內特(James Bennett)因刊登共和黨阿肯色州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對Antifa的意見而被迫辭職。這意味著《紐時》寧可為中共政權塗脂抹粉而認為:現任美國參議員的觀點,比起奴役百萬維吾爾族、迫害法輪功人士的中共意見更危險、更不適合公開發表。

    絕大部分新聞受眾很少讀第一手資料。

    例如: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真的不好嗎?《巴黎協定》放任中國、印度等眾多國家隨心所欲,片面要求美國犧牲關鍵產業,迫使美國放棄能源生產、仰賴進口;協議中沒有一項條款能證實對地球環境帶來重大改善,該協議也沒有制裁規定。人們一味追求好感,不顧實際後果。

    退出《伊朗核協議》真的不好嗎?奧巴馬政府通過這個協議為伊朗解凍了高達1,500億美元的資金,還實質贈送了10億美元給該政權──等同資助恐怖主義。這項與虎謀皮的「交易」未經國會批准,也不要求伊朗完全拆除既有核武設施,也不允許美國檢查人員核實伊朗是否遵守協議(只有國際原子能機構檢查人員可進入),至關重要的是:對任何指定地點的檢查最多可以推遲24天(給伊朗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掩蓋證據)。與虎謀皮也可以說是「邁向和平」的重要一步? 

    川普何以被貼上「反移民」標籤?因絕大部分美國人沒有意識到:毒品和人口販賣等罪行在邊境普遍蔓延,超越執法部門人力負荷,海岸警衛隊(USCG)、USMS(法警局)、FBI(聯邦調查局)、DEA(美國緝毒局)早就人仰馬翻,人力不足就等同製造漏洞,變相鼓勵毒品蔓延和人口販賣。

    民主黨籍眾議院教育委員會主席Bobby Scott說,你懷疑中國留學生都是中共的間諜,甚至懷疑華裔子弟都涉嫌,當你這樣分類,這就是典型的歧視。面對中共「軍民融合戰略」的人海戰術,你要防還是不防?一個開放,一個封閉,雙方完全不對等,美國要兼顧開放型教育和國家安全,國安人力疲於奔命。不防,就等著中共繼續滲透顛覆了。

    川普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吧?三年半前,在維州夏洛特鎮(Charlottesville)暴力事件發生後,主流媒體(CNN、NBC、ABC)都報導:川普稱新納粹分子為「非常好的人」──── 但你去看原始新聞發布會影像,會再次震驚:完整的採訪顯示,川普指的是支持或反對拆除李將軍(Robert E. Lee)雕像的雙方公民,都是和平集會者;而不是當時出現在活動現場的另兩個團體──安提法(Antifa)和新納粹

    川普總統後來澄清:「我不是在談論新納粹分子和白人民族主義者」。然而,全美各地的新聞編輯室發出的頭條標題依然斷章取義寫著:川普稱白人民族主義者為「非常好的人」,並因此「證明」川普是「白人至上主義者」。

    當時(共和黨)的眾議院議長保羅·萊恩(Paul Ryan)也責怪川普道德上模棱兩可(equivocating)。

    如果川普做了前所未有的功業,媒體就會把重點放在他「反常」、「自戀狂」、「無能」和「精神錯亂」。例如:1、以色列-阿聯酋和平2、巴林-以色利和平3、塞爾維亞-科索沃經濟正常化4、以色列-蘇丹的和平5、以色列-摩洛哥和平。川普在中東達成和平協議,又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重新談成「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USMCA),提高了少數族裔的經濟收益。川普做得非常出色,主流媒體絕不討論,只愛報導歐盟得不到對美國依賴的抱怨,然後說川普沒能夠維持自由世界對美國的向心力,使美國的聲望掃地

    延伸閱讀:Finding Our True Selves

    中國問題觀察家喬恩·昆斯曼(Jon Kunsman)近日發表了一篇《尋找真正的自我(Finding Our True Selves)》的文章,討論到西方主流媒體的集體道德墮落,與川普政府勇敢果決挑戰中共的作為帶給他的省思。

    昆斯曼的第一代移民朋友Honza語出驚人地說:美國的情況有點像共產主義垮臺前的捷克,有個媒體中央控制機構。

    「美國有個政治意識形態,從新聞網到晚間談話節目、從好萊塢到矽谷、從體育產業到大學校園。民主黨自由派統治著這塊兒,意圖跨越接受相反觀點的人都會受到攻擊、被邊緣化……被稱為納粹或種族主義者。」Honza說:美國現在的流行詞彙「進步」、「覺醒(politically woke)」就是當年時捷克共產黨人的用詞。他嘆息:「看到這些詞彙在美國流行感覺很奇怪……令人不安。」

    回應昆斯曼的質疑,Honza舉了NBA的例子。「過去四年中,球員和教練在新聞發布會上聲量都很大,在社交媒體帖子中,甚至在球衣、球鞋上都發聲譴責川普、譴責警察,要求社會正義。」當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發推撐香港時,突然之間,NBA的所有人都安靜了。有人還喃喃發聲說自己是「中國的朋友」,更有人因T恤上有親香港信息就被趕出場。

    Honza說,面對在街頭被毆打或被拖走的人提供的民主支持,NBA整體沉寂,沒有一個球員、一位教練或高管願意為香港人辯護。甚麼「社會良心」、「政治行動主義」都不見了。這就說明了NBA從開始的發聲就不誠摯,那只是一種用來追殺美國本地政治對手的意識形態觀點,從來沒有真正捍衛人權。

    媒體誤導,我們就偏聽偏執;信息失真,美國就找不到自己的正道。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兩種經濟樣貌‧兩個美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跟台灣美術的中年之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