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到桃園南崁,參訪《歡喜學堂》。

    知道歡喜學堂,是在大概一、二年前的一次高中同學會。為了照顧失智的婆婆,已在美國生活了15年的高中同學和先生,9年前從美國回台定居。在照顧婆婆時,高中同學注意到社區內有不少長者,整日坐在中庭發呆。後來她想到,既然得陪伴婆婆跟自己的媽媽,就順便陪伴社區其他的長者好了。於是她找了幾位志工,借用社區的活動教室,開始有計劃地陪伴長者。2015 年,第一個歡喜學堂成立。

    那次同學會後,我就一直跟她保持聯絡,想去參訪學堂。 這次是因為在臉書上看到高中同學受邀去主婦聯盟演講的照片,而剛好待業在家的女兒說她對陪伴老人的工作很有興趣,我馬上跟高中同學聯絡、敲定了今天的參訪。

    我們到達第一個學堂時,正是他們安靜地圍著長桌享受早茶與閒聊的時間。 我本來以為我會看到一群白髮蒼蒼的長者,結果是8個有輕微失智症的長者。他們自我介紹時,有好幾個都說八十多歲了!完全看不出來!是因為他們常保有一顆很歡喜的心的緣故嗎?志工阿姨煮了好吃的銀耳紅棗湯給大家喝。對面有豪宅,也有長輩想上課,但就是無法打進管理委員會提案,因為大家覺得有長輩進出是不好看?

    到了第二個學堂,在門外就感受到裡面熱鬧滾滾歡騰的氣氛。這一個據點有20坪,還有外展的騎樓和公園等綠地,可供應用。一屋子滿滿的人、有坐在椅子上的長者、站著的志工、跟坐在後面,各個長者的外籍看護工。他們正在玩丟球/接球的遊戲。不是只是單純的丟球/接球喔~先選定好一個對象、叫出對方的名字、再把球丟給對方。

    這是在考驗長者的記憶力、看能否記得對方的名字。接下來志工教長者如何從一對看起來很像的牌、找到不相同的地方。一位阿嬤從台北信義區來此上課。哇,她家富裕,子女孝順,有司機接送,身邊有一個台籍看護隨行。

    第三個學堂,很嗨,坐了一屋子的人,鬧熱滾滾。一進去,長輩一個比一個嗨,跟我們打招呼,感覺他們很開心。一桌一組,進行不同的桌上遊戲。一旁,有位阿嬤在抄《心經》,字很美。他們允許個別化的活動同時呈現!

    第四個學堂,最新,有60坪,坐了滿滿的長者,圍成一個大圓圈,跟著年輕志工(長庚大學運動休閒系學生)自己拍打自己的身體。男孩的華語指令,我有點納悶在場的阿公阿嬤都聽得懂嗎?不過就算聽不懂,阿公阿嬤只消跟著男孩做就好了!下課後,是長者們的午餐時間。 這間學堂的午餐是從外面買回來的便當。

    然後我們被帶進一間會議室,歡喜協會的理事長幫我們做營運簡報並回答問題。他們這幾年下來15位長輩辭世了,臥床到往生,一周到2個月,比起台灣平均7-8年少很多。弄一個這樣的陪伴老人的機構,要具備至少50萬的週轉金,還會遭遇到各式各樣的問題。看來,我們社會的長照系統還缺了一些東西。投資一個社區照護機構,其實就是投資自己的未來。

    再過20年,我們也有大概率被送到這樣的社區照護機構!
    今天一口氣參訪了四個學堂、各有特色。開藥容易,開心難,見證了歡喜的力量!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照服員「升級」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是不是我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