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是照服員,下午到憂鬱症的呂媽媽家服務。呂媽媽是法官太太,公司派此案給我,主要工作是煮晚餐和陪伴運動。
     

    呂法官和呂媽媽待人很好。她說90多歲的呂伯伯已經雇請外勞在照顧了,但他的身體越來越差,她很容易跟著操煩擔心,感覺以前的憂鬱症又要發作了。
     

    呂媽和以前服務過的案主不一樣的地方是:呂媽主動聯絡我討論服務的細節,她自覺有被服務的需求,因此態度是主動積極的;其他案主大多由家人安排,是家人覺得他/她需要照服員,他們的態度就較被動消極。
     

    和呂媽前幾次相處,幾次的深度互動、以及帶她做伸展運動,她有感覺身心打開了的輕鬆、愉快。彼此都感覺能量滿滿,今天也不例外。
     

    一開始先和她玩疊疊樂開心暖身,再用積木來建築,她從小就喜歡畫畫,畫畫有紮實的底子,因此很有創造力,堆出一個宏偉的神殿。呂伯伯看了,也微笑欣賞,並說這活動可刺激呂媽的大腦思考與手腦靈活,還可幫助她快樂起來。
     

    邊玩邊互動,和呂媽媽聊近況,她談到很難忍受90多歲的呂伯伯在電腦前玩麻將,一坐就幾個小時,她很擔心他的眼睛出問題。但呂伯伯哪能容得她叨念,昨天兩人又為此吵了一架。
     

    問她目前最希望呂伯伯什麼?她說:快樂。
     

    回她說:可以放鬆地接受、單純的欣賞他做他開心的事嗎?都90多歲了,對方不想聽的話,不但幫不到他,反倒讓兩人都不快樂。
     

    帶呂媽媽站立做健康促進操,她非常認真做,配合呼吸不憋氣、縮小腹、挺胸、不聳肩…,每個細節都聽進去了,越做越有感覺,做完時,開心地說全身舒暢。
     

    接著,和她一起觀賞有關生命教育的正能量影片,從中聊到活著的意義。一個願意思考的人,一段經典的話語,就可讓她眼睛一亮。
     

    最後20分鐘,坐在椅子上,做申腿翹腳的拉筋運動,做一半時,她突然說:「感覺自己好尊貴,能請到好老師來家裡互動,好享受啊!」(她和呂伯都稱呼我:老師)。
     

    下班前,聽到她說:「這3小時過得好充實,我覺得好滿足…」,我也同感啊!人與人的緣分很奇妙,呂媽媽對我很有信,要求她做什麼,她都很樂於配合。
     

    3個小時,除了前後帶她做了40分鐘的運動(配合呼吸),幫助身體排汗外,談心時間,才是讓我們覺得溫馨的時光,其實沒刻意聊什麼,但聊著聊著,總會觸動她的內心。
     

    到她的畫室,她分享近期的作品。她一件件的作品,我看了,雖然不一定懂得在表達什麼,但在她鮮豔、對比強烈的顏色裡,我感受到生命的熱情。
     

    她也讓我欣賞她老師的專輯,哇!那顏色任運的揮灑、奔放,感覺生命張力更強烈了,整個心跟著膨脹了。就在一起「話」畫裡,我們相濡以沫,情感流動著。
     

    我相信只要她在我服務的時間內能夠認真運動、分享生命(由負轉正,補充正能量),她的憂鬱症會逐漸改善的,因此跟她說為了她的身心健康,希望她能好好配合服務時間的活動規劃,她馬上笑著答應。當他兒子過來探望時,她還跟他介紹:這就是我的老師。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外地人有兩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開藥容易,開心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