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看到昨天中央社的新聞澳洲學者:台灣現狀實際獨立,對照英文版台北時報的報導,看到中央社的報導,似乎漏掉了一個很重要的辭彙:殖民地政權的「轉型正義」。
    澳洲蒙納士大學(Monash University)亞洲語言與研究講座教授暨台灣研究室主任家博(Bruce Jacobs),昨日應民進黨籍立法委員陳唐山、台灣教授協會、國防政策與戰略研究協會之邀,到立法院以「台灣民主化與中國的崛起-對亞太安全的衝擊」為題演講。
    學者家博,在七零年代即以台灣的選舉買票作為博士論文主題,是首位以此為研究主題的外國學者。1980年林宅血案發生時,情治單位就公開鎖定這位綽號「大鬍子」、研究台灣政治的美籍學者為涉嫌人,然而,經偵訊後證明他與本案並無關聯。
    2009年,他是第一批前往土城看守所探視前總統陳水扁的外國人之一,隨即以「我在看守所見到陳水扁」為題,投書蘋果日報。
    他在文中寫到:「一名台灣友人和我進入一間標示為『重刑接見室』的房間,門外還加註上中式英譯『Felony Reception Room』。這意味著陳水扁已被視為犯下重罪的犯人,儘管在被收押的近10個月中,他仍未因任何罪行被定罪。」
    「包括我在內的許多外國觀察家曾嚴厲質疑台灣司法的運作。按慣例,台灣侵占公款和貪污的嫌犯,並不需要在定罪前收押。例如,2007年2月13日,馬英九因貪污罪名遭起訴,儘管起訴罪狀重大,但直到當年8月14日他被判無罪為止,他一直保有自由之身。此外,除了陳前總統,沒有人因為貪污罪嫌起訴被定罪以前,就被關進大牢。分明就是沒有「比例原則」也不依「無罪推定」的政治審判、政治定罪。只因為檢察系統與媒體已合作完成了公審的工作!
    為何陳前總統會成為唯一因為貪污罪嫌起訴就坐牢的人?許多觀察家都提到,民進黨2000年執政時,曾讓許多國民黨官員繼續在位。反觀國民黨去年重新掌權,很快就擺脫民進黨官員,立即從黨內找人補位。
    許多觀察家認為,現在的國民黨政府對陳水扁恨之入骨,希望黨能盡其所能把陳水扁關在大牢,越久越好。」
    「民主化的台灣面臨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司法和媒體的改革太慢。許多在威權時代奠定根基的報紙和電視台,至今仍在民主的台灣推動相似的理念。」
    「以前的司法制度中有太多沒有經驗的『菜鳥』法官、剛從法律系畢業的檢察官。這些人考試成績一流,但缺乏人生經驗。許多人所受的訓練就是,接受國民黨指示,處理司法案件。法官聽審陳水扁案時的明顯操弄,令人擔心過去那套做法仍然持續。」
    此刻,讀他的三年前的文章,更加感慨。今天,除了陳前總統的基本人權被嚴重剝奪,司法體系聽命於國民黨政府,媒體人只問利益不求真相的狀況,實在有過之而無不及。
    也難怪,家博在昨天的演講中要強調:「臺灣需要經歷一個去殖民化與轉型正義的過程,才能找到自己的認同。」這句話,在中央社的新聞裡完全消失!
    最近正好在讀另一位美籍台灣專家柯喬治(George Kerr)的「被出賣的台灣」,書中第七章,詳細敘述了國民黨政府對內扭曲和捏造新聞,以及對外製造台灣進步假相的種種伎倆,包括:重新組織長官公署的新聞處,把所有「臨時」的字樣從各中官方、非官方文件及公開言論中抹除;替來訪的美國國會議員、政府密使等,準備最新的「統計數字」,故意安排過度緊湊的參觀行程,或座車突然故障,使來賓與實況隔絕;全力捏造「陳儀治下的進步」還有「美國政府對陳儀全面支持」的新聞。
    看了這段歷史,再看看今日的台灣,台北市政府、中油、台電...等政府機構或壟斷事業的宣傳費用,估總預算比例高得出奇,還有,幾天前,馬政府才發表了一大堆數字、文字堆砌卻無具體內涵的《國家人權報告》,此刻的台灣政府,跟1946年陳儀長官公署的統治術,如出一轍,國民黨精神果然是代代相傳。
    美國人傳教士唐培禮2003年回台灣,有一個年輕的國民黨官員對他說:「我們已經不是你當年在這裡的國民黨了。」唐培禮回說:「希望不是!」但他心裡想:「花豹能改變自己的斑點嗎?」
    家博說:「在亞洲,只有四個鞏固的民主──日本,印度,南韓和台灣。不管你們喜不喜歡此刻的執政者,民主本身就是一個珍貴的資產。」真的懂得我們此刻所擁有的是什麼,才能避免平白無故地將此筆資產揮霍殆盡,而未留給後人一分一毫。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呼喚她的「未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事情總算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