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南美術館一館】

    南美館第一次進入我的意識之中,是去年底志玲姐姐在這裡舉行婚宴,她跟Akira從大門二樓的露台,對著下方熱情的民眾揮手打招呼,宛如皇室公主和王子,當時就驚嘆,怎麼有這樣一個古典的建築,正符合志玲姐姐的優雅氣質呢!南美館的建築本體,是日治時期的台南警察署廳舍,設計者梅沢捨次郎,在實用簡約的線條中,加入奢華又低調的裝飾細節,他在台灣的其他精采作品還包括林百貨、松山菸廠等。

    疫情雖然趨緩,到了美術館,還是必須實名制、戴口罩,一進去,我們先量體溫、酒精乾洗手,然後掃QRcode填寫資料。我們先自己逛了一下,然後回到一樓大廳參加定時導覽。

    導覽志工,是一位身材精瘦的中年男子,雖然戴著口罩,還是可以看到方框眼鏡後頭那雙微笑的眼睛,說話的時候,瞇起眼睛笑得無比燦爛眉毛常常上揚,身手矯健,很有精神!他的語氣聲調,如街坊鄰居那樣古意、平實,用字遣詞,充滿哲學家的氣息,像個大學教授那樣,刺激你思考。

    他說:「我們知道很多外國的藝術家,但對台灣的藝術家所知甚少。南美館期許自己,要多介紹台灣在地的藝術家!」

    他以顏水龍的《熱帶植物》馬賽克為起點,以蘇世雄的《絢爛南國虹彩夢幻》磁磚拼貼為新舊時代交接之隱喻,最後以伊誕.巴瓦瓦隆《山上的風很香》作為此次特展的結語,起承轉合的節奏感恰到好處,40分鐘,沒有一句廢話!導覽過程中,他總是會在上一個作品的最後,延伸出另一個議題,然後順勢引出下一個作品,這樣的功力,很驚人!我覺得那不只是專業而已,更是對藝術的熱情,對人性的好奇,對生命的投入!

    所以,最後忍不住問他的名字,他拿起胸前的志工證讓我們拍照:徐明達。

    結束導覽後,我們自己再逛逛,走走,拍照,感覺這樣的步調,很舒服,經過他的介紹,再看這些作品,更看到一些自己沒發現的細節。

    比如說,羅懿君用日曬香蕉皮製成的系列作品《海之味》,把移工的身影,化作一幅幅剪影,吊掛在空間中,其中一幅是群像,燈光打下來,在牆面地面形成影子,但另外三幅移工戴著頭巾的單人肖像,卻完全沒有影子,仔細凝視,彷彿散發著聖光,令人想起了媽祖。有影子的群像,和沒有影子的肖像,帶給觀者視覺上體驗上不同的感受,魔鬼真的就藏在細節裡。

    已故畫家李俊賢的幾幅油畫,把台語字「糾賀」、「參」、「北灰」…等等,作為主題,寫入了畫中,金光閃閃,霹靂啪啦,生猛有力,十足的台味!徐明達先生的導覽,幫助我對於這些台語字詞更有感覺,也更能夠進入創作者的用心。

    之後我們到中庭,朝聖那棵美麗的大榕樹,還有志玲姐姐終身認養的幸福花園。我想,台南之所以美,就美在台南人對台南的疼惜吧。

    在美術館的咖啡廳,坐坐,喝咖啡,吃點心,養足了精神,就往南二館去。

    【台南美術館二館】

    這棟純白色的建築物,遠遠就很吸睛,每個角度都會看到不同的形狀,在繁複中又可以感覺到一種很單純的韻律,就像大自然給人的感覺那樣,很活!

    一走進去,大廳正中央,是一座透明的電梯,銀白色的鋼骨架構,如同筆直的樹幹,跟著樹幹抬頭往上看,是壟罩著整棟建築的五角形透光屋頂,如傘狀撐開。這個五角形,又是由五個巨大的V字型結構所撐起,從建築外面看,非常壯觀。

    美術館的參觀動線,基本上是以這棵樹為中心,往外放射出去,放射同時也是吸聚,人的視線會一再地被引導回到這棵中心大樹來,駐足,休息,當陽光經過屋頂的碎形花樣,灑落室內的牆面、地板,彷彿我們都一起在廟口的老榕樹下乘涼,享受著樹蔭的間隙。

    不同於南美館一館,在台南警察署這個歷史建築的基礎上,去修復、增建出的典雅風情,二館則是全新的創作,由崇尚自然極簡派風格的坂茂建築設計事務所(SBA)與台灣建築師石昭永共同設計。不論是室內或戶外,都有很多具遮蔭、通風換氣的空間,好多遊客在這裡取景、嬉戲,享受著會流動、會呼吸的光影空間。

    這樣親民的特質,與衛武營異曲同工。近年來這些新建的場館,不論是在建築空間的規劃,或是活動內容的設計,都很成功地拉近了藝術與生活的距離。(隔天早上,我們再次路過,居然還見證了南二館有史以來的第一場婚禮,主持人提到,這是疫情以來解禁的第一天,讓我們以台灣為榮,聽了格外感動!)

    一天消化不了太多展覽,於是我們選定《心內的所在--郭雪湖望鄉特展》來深入。這位導覽志工講話比較落落長,雖然可以感覺到她很喜歡郭雪湖的作品,但在表達上有點詞窮,但總的來說,郭雪湖對繪畫的那種敬業、認真、努力,力透紙背,這次展出的作品中,很多都是他的線稿、色稿,實際作品反而只是列印輸出。我還蠻開心可以看到這樣的創作過程,在每一幅大型作品背後,往往先經歷了無數的速寫練習、線稿構思、色稿嘗試,在反覆斟酌尋伺後,終於做出了最後、也是最好的選擇。

    令人特別感動的是,郭雪湖背後那兩位全然支持、信任他的女人──母親陳順和妻子林阿琴,兩位都是勇敢、堅毅、不卑不亢的女性,他們與彼此的關係,是最真最美的典範。

    【搭船遊安平港區+台南運河

    結束了知性與藝術之旅,我們搭上計程車到安平的漁人碼頭,去搭船遊運河,我們才到達碼頭,就下起了驟雨,所幸,來得快去得也快,空氣被雨水洗淨,吹來涼涼的風,剛好適合這一趟浪漫的旅程。大家都以為我們是追隨疫情指揮官的腳步,其實,我們在阿忠部長去之前,就安排了這個行程!

    為了能夠順利通過運河行經的一座座橋,並適應泥沙淤積的淺水航道,立驛國際公司特別打造了無屋頂又淺底盤的船型,防疫五月天搭的是運河1號,我們搭的是運河2號,一樣都是24人的座位,差別只在於桌椅的排列方式。

    負責導覽介紹的,是一位風趣陽光的型男,他說:「我的名字是帥哥。」他的導覽,資訊含量高,但聽了沒有壓力,不知不覺中,就把很多內容都吸收了進來,例如:舊運河淤積所以在旁邊挖了新運河,黑橋牌香腸在黑橋旁發跡,全台第一座以林默娘為名的公園、雕像是年輕的她,全台灣最貴的遊艇最近剛好停在這裡、主人是有台灣和英國國籍的軍火商,兩座並排的雙胞胎橋中間有12公分的空隙…等等,每次經過橋下,總有些值得期待的。例如:要抓住機會抬頭看燕窩,或是要把身體往前彎每免得被砍頭,有種闖關遊戲的樂趣,總之,這一趟真的很開心,而從水路來認識台南,更是過去未曾有過的視角,台南對我來說,又更立體了。

    晚餐,就在國華街與民權路交叉口解決,這兩間都沒有招牌的小吃店,是民宿老闆推薦、在地人的私房名單,載我們去安平碼頭的計程車司機也有講到,還特別推薦我們要喝「古肉湯」。後來上網看,雖然沒有招牌,當地人都知道,一間是黃記鱔魚意麵,另一間是水仙宮米糕,賣米糕的那間,也有賣黑白切及湯品。搭上去小七買的兩瓶台啤精釀啤酒,清涼絕配!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外交承認台灣,中國才會「轉大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資瘟的群體免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