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回電給素平,她是我眷村鄰居,國小、國中、高中都同校,她師大畢業後在高雄國中任教,退休後因為「戀舊」而找上我,問我有無保留國中、高中畢業紀念冊?
    我談到現在作公民記者從事社會公義的開心,已經沒有「戀舊」的心情,我很少參加同學會,除非你我志同道合。先談核四運轉的危機,她竟然擔心我被人利用,「核四是『民進黨』的問題…我相信妳是很『單純』的人,千萬不要被利用…」,連我的宗教信仰她都要擔心,典型的國民黨封建的愚民教育:「國民黨是台灣人的造福者」。
    我由一開始的激辯,放鬆回來展現自己的真,輕鬆談她感興趣的人情事故,她要在台南買屋,不免誇讚一下台南賴市長的眼光,尊重學者專家把台南建設成一個「城是城、鄉是鄉」的觀光都市。總之,人情事故裡都加入「政治」寓言。她最後也接受了、尊重我,因為看到我的開心。
    她說印象中的我是害羞、單純、漂亮、有個人主見的;我說以前太膽小,尿在褲子都不敢報告老師想上廁所,導致膀胱炎!
    現在的我更單純了,有方向有進度勇敢前行。她懷念「熊伯伯」熱心公益,我趁便說我遺傳了爸爸大部分的性格--好仗義執言,這是我今天作公民記者的原因。
    跟她說抱歉太囉嗦,講了一堆她不愛聽的事,我連自己的兄弟都不會說,她竟然說不會,很高興我跟她談心,她很開心。我明白了,談政治是表象、真心是裡子;跟世間互動,談人情世故是表象、政治才是裡子。
    素平是誰?我們從前很有距離的,喜歡比成績高下,她因此不再跟我來往。聽她兄長說跟國中男同學結婚了,而今她只說是單身,沒有過去。相信她要走出自己的路,她擔心我,我更要打開心,讓她看到我大開大合的生命。我不怕她防我,在她「戀舊」的小小世界裡,我只是一個來去匆匆的過客,早已死去。所以她要跟我的「過去」對話,我卻只管呼喚她的「未來」,何須防備!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原來台灣是戰敗國屬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檢察系統與媒體的共犯結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