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異鄉人-上海的芥川龍之介》遊記,改編自他於大正10年(1921年)被《大阪每日新聞》派駐到上海四個月的所見所聞。

    當時雖然已經推翻滿清,但是軍閥割據,國家動盪。NHK用昏暗的色調拍攝那個時代。芥川友人為他接風洗塵的酒樓戲院是達官貴人聚集交流的地方,外表看起來金碧輝煌,不時有戲曲的聲音流洩出來,但是喧鬧燦爛的背後,卻如百鬼夜行。到處可看到乞丐、妓女、拉車夫,芥川敏感纖細的情感很容易就同情起這些人。但是朋友告訴他,到農村去,連小孩也賣,女孩15歲只賣50元。即使是酒樓戲院,那些服務他們,為他們表演的人也都是來自底層的可憐人。

    原本熟讀中國古典文學如西遊記、三國演義的芥川,看他到現在的中國不管在政治、經濟、文化都如此墮落,讓原本認為「政治比藝術低劣」的他也不能不關心到政治。他曾去拜訪章太炎鄭孝胥、早期共產黨人李人傑(左翼社會學教授),章太炎認為中國人性格中庸,不會革命。章太炎告訴芥川,他對日本童話《桃太郎》往鬼島「為民除害」極為憎惡,「鄰島上的鬼就沒有自己的生活」!認為這是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蠻橫殘暴的形象。

    1924年,芥川龍之介改寫了《桃太郎》這篇小說,講述的就是桃太郎討伐屠戮鬼之島,辛辣諷刺桃太郎掠奪財富,預告「日本第一」桃太郎手擎著印有桃子的旗幟,拍著畫有太陽的扇子,號令跟班們像狂風般橫掃了曾經是樂土的異鄉,隱約在抨擊7年後日本侵略中國東三省的九一八事變。看得出芥川龍之介是個反戰作家。。

    大隱隱於市、住豪宅的鄭孝胥(後來做了滿洲國總理)對中國的前途迷惘無助,寄希望於奇蹟,說出「想擺脫現狀,唯有等待英雄的出現」。最後芥川遇到了年輕一代、年紀小他1歲的李人傑,他認為復辟和共和都不可行,認為藝術幾乎沒有意義或用處,需要社會革命。芥川認為沒有民意,不可能革命,建議他要去宣揚。

    在影片中出現一位「露露」的腳色,他本來可能是出身富貴人家,寫得一手好字,卻家道中落,落成男娼的處境,又被老鴇「林黛玉」所控制。芥川曾鼓勵他多讀書,好脫離現在的處境,又提醒他千萬別抽鴉片。但是露露只是笑笑而已,好像他已放棄希望,不置可否。芥川也多次夢到他想搭救露露,讓他脫離老鴇的控制。但最後露露卻是死於一場街頭動亂之中。

    露露是否拿來當作中國的象徵,他曾是如此富貴,又如此有文化。但是他家道中落,落入底層的煙花,無力再往上爬。

    事實上,李人傑所加入的共產黨後來奪權成功,進行了無產階級革命。前面的鬥爭、文革、勞改等自然是讓中國人受盡苦難,後來經濟開放了,也許政治較穩了,經濟較富了,但是落在底層的大多數人依舊受到不平等待遇,民意依舊沒有覺醒,想要講真話的人依舊被打壓。

    中國沒有言論自由,疫情可能透明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社交網站上,反過來要求美國疫情「要透明」、「要公開數據」。好滑稽!

    最後一齣《霸王別姬》謝幕後,艷冠群芳巧媚撓心的上海京劇花旦綠牡丹,在貴賓前挽起那漂亮的衣袖,徒手擤甩了一泡鼻涕,那威力直令天地山川河海震顫!

    「現在的這個中國,不是我們在詩文中讀到的那個中國,而是小說裡的那個猥瑣、殘酷、貪婪、髒亂的中國。」芥川龍之介當年如此感慨,如果今日再到上海一趟,他會覺得中國真的進步了嗎?「現代中國有什麼呢?政治、學問、經濟、藝術,難道不是悉數墮落了嗎?特別是藝術,嘉慶道光以來,有一件值得誇耀的作品嗎?國民不分老幼卻都在高唱太平盛世。」厲害了,我的國!

    Trailer:

    楓林網:https://8maple.ru/340550/


    國民精神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卡繆怎麼回應陳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鼠疫》中的「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