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了霍猛導演的河南農村電影《過昭關》。主角77的老漢李福長住在河南最東邊的周口小村庄,去往三門峽周口的一個裡的,因為無意間得到過去文革時期被下放三門峽勞改農場的難友生病的消息,毫無懸念,立刻帶著兒子託他照顧的小孫子寧寧,很浪漫地騎電動三輪汽車一路披星戴月,從周口直奔河南最西邊的三門峽,全程412公里,只為了見對方一面,一解彼此互相思念的苦。

    老李的一生經歷非常坎坷,卻也因此磨鍊出他對人對事的特別的感情與智慧。他在最後對兒子說出一句「對不起!以前不應該打你!」生長在過去威權大家長時代的他,從小耳濡目染,所以年輕時對兒子的教導方式當然是打罵式的教育。但是他面對小孫子寧寧就完全沒有做為爺爺的自尊和托大,反而展現得非常由衷、單純和謙虛。

    他拿毛巾要幫寧寧洗臉,寧寧說這毛巾很髒,他立刻接受。然後問寧寧說:「那這一條可以嗎?」對方說可以,他才繼續動作。

    他第一次騎電動車出去,因為車子拋錨而折回。孫子寧寧生氣了,跟他說我不要理你。他完全接受,就靜靜地在一旁陪伴他。

    他跟孫子談話的時候,不會用說教的方式,而是會用誘導的談話方式,很有耐性地用解釋,或是用說故事的方式,讓小孩子瞭解並接受。

    譬如說,寧寧第一次在野外田邊的三輪車上露宿,說他怕鬼。他不會說教,只是問他說:「那有鬼啊?世上根本就沒有鬼!」

    「我跟你說,實際上根本就沒有鬼,那都是自己嚇自己。就像你一樣,沒見過老虎你怕老虎,實際上你見過老虎以後,你就不怕了。」

    寧寧說他見了還是怕,他就問他見過幾次了,他說五六次了。問他還怕不怕。他說比較不害怕了。

    「要是真有鬼,你見多了,對它瞭解了、熟悉了,慢慢地就不怕了。你說對不對啊?」我們對於無法面對的問題也是一樣,就是需要瞭解、熟悉,一次又一次地,瞭解、熟悉,慢慢地就可以面對了。

    傳說楚王下令畫影圖形,到處捉拿伍子胥伍子胥過昭關,雖然遇到好心人東皋公,要信任對方還是不信任對方,走投無路沒有選擇,憂心如焚,一夜白了頭,冷靜下來也只能選擇相信人性。而且過了昭關還有很多關,人生也是一樣,關關難過關關過,出外靠朋友,沒有值得信任的朋友什麼關都過不了。

    「我好比哀哀長空雁…又好比龍游在淺灘…我好比魚兒吞了針線…我好比波浪中…失落的舟船…」

    他一路上對陌生人就像對自己家人一樣,不但完全地相信,也一樣儘可能對每個人好,所以沿著公路本來要走個五六天的路,也得到搭便車的機會

    前往三門峽的路上,遇到一位肇事司機逃逸落難的哭靈者攔路要錢,憤世嫉俗的貨車司機很不情願地拿一點錢打發他們,老李反過來主動要給他們錢,壓根就不在乎有可能全是坑蒙拐騙的設局!

    老李在人生的困頓中,也是遇到很多好朋友的扶持,才得以安然度過。所以他生命的後半部知道心量要大,要對每一個人好。或許是經歷過勞改、文革,受盡身心痛苦的折磨,還有過去家人生命的大苦難,更激發出他善良的嚮往。

    導演霍猛說,拍《過昭關》是跟自己的困惑達成和解的方式,「這種和解不是解決困惑,而是讓自己放下了一些東西」,比如,對爺爺的留戀。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上一篇:疫情擴散,民主威權兩樣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卡繆怎麼回應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