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普麟(Victor Lin Pu)2020-02-27投書國際媒體《外交家》《新冠肺炎爆發:為何民主台灣的表現超越威權中國《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How Democratic Taiwan Outperformed Authoritarian China》。這篇談到台灣在這次武漢肺炎爆發之後,體現民主與威權國家完全相反的政治邏輯。

    *連結:https://thediplomat.com/2020/02/the-coronavirus-outbreak-how-democratic-taiwan-outperformed-authoritarian-china

    普麟曾任職於國防安全研究院(INDSR)與國家安全會議,台大政治碩士,主要研究與「威權輸出」及「中國影響」有關的議題。

    普麟指出:這樣公開透明的民主方式與全面掌控資訊的威權方式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主因是中國大部份的考量是將資源和人力放在維穩宣傳、控制媒體和資訊,而不是防範疫情擴散。

    台灣因為是民主國家,就沒有需要維穩的威權考量,也不可能操控媒體和資訊,除了必要的保護個資和避免影響人心安定的考量之外,台灣的疫情資料是盡可能公開透明,甚至在第一時間成立中央防疫指揮中心之後,就每天召開記者會,將第一手重要資訊透過媒體清楚地傳送到民眾手中。而且因為政府有能,勇於當責,八成以上的民眾給予執政黨肯定,企業和民間都願意和政府一起做好防範病毒的工作。

    中共的威權體系在處理像汶川地震這樣的天災的時候,政府可以很有效率地指揮調度,派遣軍隊或人力物力很快進入災區協助救難。但是面對傳染病這樣的災情就完全不一樣,要避免病毒傳播的最重要因素是時間和資訊。要收集有關感染病人地點及其旅遊清形、工作、接觸狀況和群聚的資訊,需要個人、醫院和地方政府向中央指揮中心快速報告。這有助於政府控制疫情,並儘快採取應對措施。換言之,控制病毒的傳播需要資訊的自由流動和公共資訊的分享,這與獨裁政權的資源調動的特性背道而馳。相反地,威權國家發生的情況往往遵循下列模式:在疫情爆發時,地方政府向中央政府隱瞞真相,以避免指責,而中央政府也向人民撒謊,以轉移公眾的批評。結果控制疾病的措施被延遲,最終徒勞無功。

    有些人會以為像中共這樣的威權政府,他們有最好的自動化監控係統,隨時在監控所有的人民,何況是只有監控少部份的受感染的人,對他們真的是輕而易舉。事實上,他們雖然用這些監視系統在監控被封鎖的人,但是這些資訊並不會公開給社會大眾知道。當疫情更嚴重時,極權政府又利用宣傳和維穩工具宣導支持黨國的論調,而不是跟民眾做溝通。例如:公民記者陳秋實律師與服裝銷售員方斌錄製了幾十個發自武漢的影片,讓人們看到武漢疫情未經過濾、令人心碎的畫面…醫院外排著的長隊…虛弱的病人…焦慮的親屬。兩人主要都靠YouTube和推特發影片,這兩個網站在中國是屏蔽的。陳秋實和方斌「失蹤」的消息在中國社群媒體上幾乎看不到,在中國微博(類似推特的平台)上檢索他們的名字,也幾乎找不到。

    正因為缺乏透明度和責任承擔,獨裁政府的宣傳和控管部門總是傾向於審查和控管訊息,最後結果也證明這不是好的公共衛生策略。

    為了對付和控制病毒的傳染病,政府和民間社會都需要足夠的資訊。民主社會的特點是公開和透明,這樣保證民眾能夠獲得資訊。台灣公民社會在這次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危機」中發揮關鍵作用。由於民眾手中掌握了關於疫情「透明及充分的信息」,台灣人民才能夠以個體「積極遵循政府政策,並採取勤洗手和戴口罩等行動來阻止病毒擴散」,也因此台灣即使在地理上接近中國、兩地往來頻繁,與鄰近的韓國和日本相比,感染病毒的確診病例仍能相對要低許多(根據世衛組織3月2日數據,台灣確診病例為41,韓國為4812,日本為274)。

    另一方面,因為領導人對公眾負責,民主政府也必須承擔與人民溝通的責任。只有保證民主中資訊的自由流動,我們才能建設一個健康的社會。除了強大的公衛基礎設施外,台灣還證明民主策略成功地遏止了新冠病毒的傳播——這就是為什麼台灣的表現優於其緊鄰的威權中國。

    或許有人會覺得韓國也是民主國家,他們也是訊息公開透明,但這次韓國疫情爆發之後也是失控,而且狀況可能比武漢所在的湖北也好不到那裡去。這樣說雖然目前看來似乎沒有錯,卻忽略了韓國這樣的民主社會是因為太相信世界衛生組職(WHO)一再為中國已擴散的疫情做掩飾,而沒有及早像台灣一樣採取完備的防範措施,等到疫情漫延之後,一發而不可收拾,而韓國是民主社會,不可能控管訊息和新聞,所以現在看起來是比中國其他省份嚴重,僅次於湖北。但韓國政府有民意監督,願意承擔責任,他們的訊息公開透明,疫情一定會慢慢得到掌握,相對於中國獨裁政府的完全醬缸式的黑箱管控,只是表面數據好看,等到事情進展到最後,就如最近最流行的網路名言所說的「潮水退了,就會知道誰沒穿褲子!」。

    再看另一個極權的伊朗政府,因為訊息沒有公開透明,他們的官員在疫情失控之後,還企圖說謊,掩飾疫情擴散的事實。結果造成衛生部副部長自己感染,連副總統、副總理也感染肺炎,而且多位官員感染,並有駐梵帝崗大使、一位議員和一位總統顧問專員因新冠肺炎而死亡。伊朗到目前為止也累積1501例,66死,死亡人數僅次於中國。這就更證明威權社會訊息不公開透明的危害之大!

    延伸閱讀:用影片記錄武漢疫情,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失蹤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200217/wuhan-coronavirus-journalists/zh-hant/


    國民精神 / 信息倫理

       

上一篇:中國製的玻璃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今夜怎生盼到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