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剛考完會考,確定選擇五專。我很開心這次會考成績沒有考得很好,可以避開來自老師的壓力。這次會考成績差不多是28分,還好沒考到30分,考到30分就可以上前三志願,老師一定又會加碼勸我念高中;沒有前三志願,老師就會放過我。

    小學一到六年級,我都是第一名,上了國中就退到五六名,再怎麼努力,也只有第三名,很不能適應(或者說很痛苦),媽媽一直要我別管成績,我就是聽不進去。那段時間,我真的「用了洪荒之力」做功課,晚睡早起,但自己很不開心,對媽媽弟弟也沒好臉色。

    國中三年是我人生的蛻變期,我的自我認定從沉醉迷惘搖擺到確定,我有意識的選擇自己的未來,進而關心各種議題,不管知不知道,我不畏縮退卻,與大人無所不談,我的心向全世界打開;跟大人談話,我有平等交流的感覺,真的是「對話」。

    甚至有大人問我,「會讓我心動,會讓我想要交往甚至攜手終生的伴侶,一定要有那些條件?讓我自己有信心有魅力引以為傲的條件又是什麼?」

    我不假思索,很明確地說「開心,他是一個開心的人」,而我自己最引以為傲的條件也是開心,「我是個很容易開心的人。」

    高中三年是國中三年的延續,科目都沒變,一樣國數英社自,如果去讀高中,我會更用力更辛苦,媽媽鼓勵我走技職體系,從最拿手的科目下手,別為了搶第一名,猛k讀不來的理化,事倍功半,耗力傷神又沒無趣。

    真的耶!有次模擬考,我一直讀理化,其他科都時間沒讀,結果自然成績沒變,還是B++,其他科的成績都退步了,後來我就聽媽媽的話,把時間留給拿手的科目,自然就讀生物跟理化的幾個單元,結果,自然成績還是B++,但是其他科目成績都有進步。這次的實驗成功,讓我更加確定考前的準備策略,也開始為自己量身打造讀書計畫,按照自己的步調讀書,我反而可以有效率的複習課業,而且是開心的。

    當然,其間還有我跟導師關係的改變。

    七年級的時候,我是標準的乖乖牌,很聽老師的話,老師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老師交代的事情,我就是要執行到底,很難想像,我到了九年級,完全變了一個人.....。

    七八年級課業上挫敗與摸索常左右我,升上九年級我決定不再為了考第一名而讀書,既然要讀就要為自己的興趣與能力而讀,同時我準備走技職教育,「先讓自己有一技之長」,這樣的心態調整讓我覺得好神奇哦!當我不再用第一名來定義自己的時候,我彷彿有多出很多力氣做別的事情,我會關心同學、我會開始思考老師上課講的東西、我會關心台灣社會、我會讀國際新聞....,我的生命力開始啟動了。

    擋在我面前最大的阻撓力量是學校老師,不是父母家人。幾乎每個老師知道我要念高職五專後,都會想辦法說服我,導師更是天天跟我說念高職會沒前途沒出路,有時候講話還會很酸。

    從七年級到九年級,我從導師倚重的模範生小幫手到需要矯正思想回歸主流的小叛逆,我不再是導師心目中的重要人物了,師生關係劇變是很大的刺激,卻也是件好事,我反而逐漸理解權威與價值是怎麼回事!

    我的眼睛亮了,思緒清楚了,開始獨立思考判斷了。

    導師很重成績,我們班同學也很重成績,他們會用成績看同學也會用成績看自己,他們看不到成績不好的同學也有善良可愛的一面。

    導師是學校教國文的名師,名師的意思就是重成績重升學,她教得很爛,總是把參考書裡的資料再講一遍,然後讓我們寫很多考卷跟參考書,這種教法很容易提升學生成績,這種考試取向的教學方式其實最沒營養,只要把參考書裡面的資料背下來,就可以上台當國文老師。

    我最欣賞的是歷史老師,因為歷史老師會教同學怎麼思考,老師會把課本的章節打散,用心智圖的方式整理出一套關係圖,歷史老師的原則很簡單,只要把握what、how、why,從單一歷史事件切入就可以連結到整個時代背景,我不喜歡死記,這樣的教學法很適合我,我只要記得一個點,理解歷史發展脈絡,就可以把點串連成線跟面。

    歷史老師有自己的邏輯,她沒有按照課本的編排順序上課,剛開始上課,我都聽不懂,上了一兩個月的歷史課,我才聽懂;班上很多同學上歷史課都在睡覺,因為聽不懂,他們覺得沒聽課沒關係,反正補習班會幫大家整理重點,只要把重點背熟,考試成績一樣會很好。我沒有補習,我必須很認真上課,不斷摸索後,終於抓到老師的思考脈絡,聽懂了,學得很開心很有成就感。

    曾經,我很喜歡地理老師,因為地理老師會補充很多跟教材有關的國際知識,我會從老師的補充資料裡增加自己延伸閱讀,後來,我對地理老師的想法改變,因為地理老師也加入勸說行列,她會在上課講一些念高中會有多好的話,我知道那是講給我聽的,跟課程根本無關。

    很多補充教材讓地理課看起來好像很豐富,其實,地理老師沒有自己的想法,只是照本宣科,課本說什麼她就教什麼,她的想法還是很傳統很重成績。我似乎又看清了一些什麼。

    15歲的我,什麼是最重要的價值?開心很重要,「做自己」比成績重要,我很清楚。

    我們班上很多同學成績比我差,也讀得很不開心,他們還是繼續念高中,他們從來沒想過換個選擇試試看。

    隔壁班的第一名,是我的小學同學,我們在小學都是第一名,不一樣的是上了國中後,我掉到五六名,她還是第一名。她的理想是北一女,這次會考,她沒考好,應該會落在師大附中,她很不開心。

    我懂她的心情,因為我也曾經迷失在第一名的光環裡,我有傳給簡訊安慰她,她也有回信給我,看信我就知道她沒聽懂我的話,她還是覺得自己應該第一名,只要她這樣定義自己,她就是會不開心,要等到某一天,醒過來了,不再用第一名定義自己,她才會真正的開心。

    我的想法跟大家不一樣,我知道,因為我們看重的價值不一樣,他們被成績綁住了,他們覺得成績比「開心」重要,我坦然面對自己跟同學的不同,選擇自己的喜歡,需要誠實與勇氣!

    導師天天念我,老實講,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有一天,導師又在說「念高職五專有什麼好的?」我就問導師「念高中好在那裏?」我沒有頂嘴,我只是很想知道,然後她就沒有天天念我了。

    我現在知道怎麼跟意見相左的大人對話了,尤其這位大人又曾經是我心目中的權威!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不到烏江不肯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沒有公民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