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普世價值是文明社會的基本準則,人類會有共同追求的價值觀,就是因為文化差異的背後有著人性的共同嚮往。中國人不喜歡「把西方的價值觀(法治、人權、自由、民主)等同於普世價值」,但自己又拿不出來放諸四海而皆準的一套。中國人只會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但這是為人處世的將心比心,不屬於中國文化或非西方文明所特有的參照物。中國人大可批判西方消費模式和大眾文化,但抗拒法治、人權、自由、民主等同於普世價值,就只會製造文明的衝突。

    不落實人身自由言論自由而清談天人合一,就會抗拒法治、人權、民主而與文明脫節。

    接受法治、人權、自由、民主,不是要克隆西方民主體制,但任何體制最低限度都不能悖逆法治、人權、自由、民主的原則,更不可以對外「輸出專制獨裁」、利用在地國的法治、人權、自由、民主,打擊削弱對方的法治、人權、自由、民主。

    近10年,中共大推「消除貧困、和平共處」為普世價值,但貧富差距卻比歐美國家大很多,說「和平共處」也只為了藉口拒絕歐美國家批判中國式不講法治與人權的「家暴」,不斷聲索從未擁有的領土、領海。

    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今年10月將出版一本新書叫「川普對抗中國」(Trump vs China: America’s Greatest Challenge),金里奇說中國要重寫世界秩序的規則,重劃天朝的勢力範圍,聲索從未擁有的領土、領海,輸出不講法治與人權的的「家暴」,強迫你相信一黨之私即一國之利,你準備好面對這個挑戰了嗎?

    東方與西方都嚮往「合一」,東方是「天人合一」,西方是「靈肉合一、心裡有主」。東方「合一」就是回身回心回神入流,回到心的本然。習近平的「合一」是愛習愛黨國,喚起你的恐懼與怨恨。

    從一個人到兩個人、三個人(關係),由點而線而面。個體與群體相依相守,沒有個體就沒有群體,沒有群體就沒有個體。東方文化從關係出發,對準傳統;西方文化從個體出發,對準上帝。東方文化著重關係,卻沒有落實個體的自由開展,結果變成講究身份的「階序人」,關係變成束縛人性。西方文化著重個別差異,有自由但沒有講究無縛,盡情恣意但沒有體驗自然流動。

    體驗自然流動,需要進退有據可操作的步驟次第「回身回心回神入流→內身外身內外身」。西方文化一味重思辨、輕體驗,到頭來仍是海市蜃樓;東方文化入世障礙重重,輕視法治、做人尊嚴,終將導向遁世隱逸,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終。

    東方經典中雖有講內身、外身、內外身的自然流動,但是欠缺落實。主要原因,是少了普世價值的洗禮,個人從而缺乏自由獨立、自己選擇決定的勇氣。對於欲望的態度,偏向禁絕、壓制、排斥,而不是去探索欲望的滋養,因為自己不敢體驗,所以也不准別人體驗。沒有連結內外身的自然流動,就硬生生阻斷了普世人性光芒重現莊嚴的機會。

    西方文化的特色是哲思與解構,從know yourself下手,輔以社會科學,解脫傳統社會的框架與束縛,還原人性的最真實與自然,百花齊放且多元。但面對與時俱進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自尊的滿足,資本主義、自由主義與馬克思主義都僅能處理到社會經濟的資源層面,無法處理到心的本然,人心無法解鬱。

    左翼學者齊澤克引用馬克思的《關於費爾巴哈的論綱》第11條:哲學家們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需要改變世界。齊澤克將它顛倒過來,說現在要承認我們太急於改變世界了,目前要做的是重新解釋世界。齊澤克的Q是我們太急於改變世界,齊澤克的A是重新解釋世界。

    東方文化的Q是永遠重新解釋無常,東方文化的A是永遠回身回心回神入流,進而洞徹人性,重新體驗內身外身內外身,重新體驗自由無縛。

    「回」是收縮,「入流」是膨脹。完全收縮完全膨脹。

    世間沒有別人,愛人如己。先謙虛「回身回心回神」,對準至情至性,才有真正流動如如的內身(受心法)、外身(受心法)與內外身(受心法)。

    延伸閱讀:Newt Gingrich Says He (and We) Were Wrong about China: It's More Dangerous Than We Wanted to Believe


    普世價值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認清台灣人民主的敵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中共無知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