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祈夫潤(Jerome Keating)在《台北時報》發表《US needs new strategy for Taiwan(美國需要台灣新戰略)》,呼籲美國「一中政策」必須與台灣的現實完全脫勾。談到美國和台灣關係因為美中關係的急劇轉變,讓台灣過去和美國隱晦的關係,由暗轉明。美國的一中政策與中國的一中原則是模糊與瞹眛的,在中國超限戰軍事挑釁步步進逼的險峻情勢下,美國不宜再模糊台灣的國格歸屬。

    台灣是美國最重要的盟邦之一,失去台灣勢必會危及印太區域的和平穩定,不只將西太平洋的霸權轉手讓給「反烏托邦」獨裁體制,更會大大損及美國領導民主自由世界的威信。美國必須推出明確精準的新戰略。以下是祈夫潤博士的論點:

    2019-04-15 美國慶祝和台灣的《台灣關係法》 (TRA) 實施40周年,台灣的地位再次成為世界焦點。這剛好發生在台北內湖區新成立的價值2.5億美元的美國在台協會 (AIT) (非官方大使館) 新址。沒被忽略的事實是帶領美國代表團前往台灣參加慶祝活動的美國眾議院前議長保羅·萊恩。從技術上看來,萊恩刻意地避免被列為自《台灣關係法》以來訪問台灣的最高級別的美國官員,因為他今年1月才49歲就從美國國會退休。儘管舉行了慶祝活動,但這一事件重啟了自1952年《舊金山和平條約》以來一直「尚未決定」的一個棘手問題。

    萊恩在演講中嚴正地關切中國仍然拒絕放棄使用武力統一台灣,並說這是地區和平「最不穩定的元素」(風險不可控)。然而,他的話重新引發了一個問題,即「邊緣政策博弈(a game of brinkmanship)」繼續在亞洲上演。美國和其他國家希望以簡單、直接的方式處理事情,就像玩跳棋一樣。中國卻希望它是一個更複雜的博弈,一個具有戰略和欺騙性的長期行動,就好像西洋棋。美國的立場,是台灣和中國應該就雙方問題進行「和平對話」,但這暴露了雙方一開始就存在的分歧。如果中國強調台灣屬於中國,台灣說它不屬於中國,怎麼會有任何和不和平的對話呢?這樣截然相反的立場如何討論!

    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台灣被從中國撤退的中國國民黨一黨專制統治下,不幸的是,美國仍然被坑陷在自己的情境說法之中。很久以前,台灣人,並不是台灣的中國人,就已經實現了民主的多黨自決。這種選擇的自由是聯合國在二戰結束應該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簽署後給予的權利。這種對跳棋和西洋棋的偏好經常表現在美國「一中政策」而中國則堅持「一中原則」使用的陳腔濫調。很少有人理解其中涉及的差異,特別是因為這兩個詞句都使用「一個中國」,都從未直接提到台灣。

    美國如果認為它已經承認中國共產黨贏得了中國大陸內戰,就不必提出單獨和不相干的台灣自由問題,這就遠離真實了。美國需要開始澄清這個問題。必須說當它提到「一中政策」時,絕不包含台灣是或曾經是「一個中國」的一部分的信念。透過「一中政策」的政治表達,美國繼續助長其與《舊金山和平條約》一起製造的模糊。1952年的美國是一個厭倦戰爭的國家,剛剛協助歐洲贏得戰爭的勝利,並帶頭打贏太平洋戰爭。當時不知道或至少不完全瞭解台灣、中國和亞洲正在發生的一切可能性,這是可以理解的。但如今這已經不能做為藉口。

    另一方面,中國共產黨一直很清楚自己在玩什麼遊戲。它繼續要求新的領土,支配它的棋子,宣稱在「一中原則」下,台灣屬於中國,而北京不能永遠拖延下去,需在適當時機調整。這裡相對的是美國軟弱和類似混亂的立場(a separate weak and similarly confused position):即支援台灣參加所有不需要國家地位作為入盟資格的組織。美國不是不知道知道台灣滿足了《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成為國家的四個要求,台灣有明確的邊界和明確的人口;它還擁有政治主權,並與其他國家達成了協定。更何況,台灣也是一個蓬勃發展的民主國家。正如公約所述,一個國家不需要其他國家的承認就能成為一個國家,但儘管不需這一條件,台灣還是一個被其他國家承認的國家。

    然而,美國仍然在上世紀70年代對台灣的國格歸屬邊沿中徘徊(wandering in its self-created limbo rhetoric of the 1970s)。它仍然對中國和其他國家如何下棋感到困惑,而它仍然渴望一場簡單的跳棋博弈。

    其他國家也跟著美國陷入了這種困境。他們希望台灣加入世衛組織及其世界衛生大會等組織,但他們看不出這種聯結取決於他們是否承認《蒙特維多公約》,他們必須無視中國迫使他們不要「正式」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的經濟勒索。聯合國一樣不能拿這做為藉口,因為它不是國家的決定者。聯合國只是一個國家俱樂部(The UN is simply a club of states)。

    台灣加入聯合國俱樂部是受到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地位的阻礙。它可以否決台灣加入俱樂部的任何申請。中國在1972年使用這個權限,它最初拒絕孟加拉國加入聯合國。台灣人的問題也需要一起解決,他們被要求改變國家的名稱,以證明他們不是蔣介石的追隨者。1971年10月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中,是「蔣介石的代表」被趕出聯合國,並不是台灣人被驅逐。(it was the “representatives of Chiang Kai-shek” that were specifically tossed out of the UN and not Taiwanese)

    台灣人沒有參與聯合國的成立。

    台灣人必須意識到,台灣仍有人認為自己是蔣介石的代表。這些「忠誠者」才是台灣從未獲得《聯合國憲章》賦予的自決權的原因。

    當台灣人試圖拋棄中華民國這個不合適的名字時,他們必須仔細檢討誰是他們民主的敵人。中國共產黨是一個明顯的敵人。然而,在台灣國內也有敵人。

    有些中國國民黨成員拼死抱住(relentlessly cling to)當初被趕出聯合國的夢想,冀求與中國統一的貌合神離(seek a semblance of unification with China)。這些夢想家虛假的(bogus)表達了他們所杜撰的「九二共識」,這一共識仍然是國民黨的一個關鍵幻想。它延續了國民黨在撤退和佔領台灣時從未真正失去中國的執拗。真正的台灣人不會假裝「一中各表」,也沒有興趣假裝他們是中國的合法統治者。

    反觀美國和AIT,有人終於開始意識到美國一直在玩一個比中國簡單得多的天真遊戲(a naively far more simplistic game than China)。現在美國需要一個新的遊戲計畫。好在它已開設了全新的協會大樓,但如果美國仍不明確地將「一中政策」與台灣的現實完全脫勾,那也撿不到什麼便宜。

    延伸閱讀:US needs new strategy for Taiwan (Jerome Keating)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習近平的「天朝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共挑戰普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