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BBC白宮事務記者塔拉·麥凱維(Tara McKelvey)2019-01-15報導《凱文·馬洛里:上教堂的愛國者提供情報給中國Kevin Mallory: The churchgoing patriot who spied for China》。

    中國特工招聘的(61歲)馬洛里在維吉尼亞州北部的生活是間諜劇電視影集《冷戰諜夢》(The Americans)真實版。馬洛里過著雙重生活:他幫鄰居幹院子裏的活兒、去教堂、幫助移民填寫所得稅表。但是在家裏,他通過社交媒體與中國特工聯絡,並出售美國情報。

    馬洛里被判間諜罪,面臨「無期徒刑」。美國司法部門官員稱,馬洛里的判決將會警示其他考慮從事間諜活動的人。這突顯了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

    美國官員創造了一個首字母縮略字MICE來概括間諜的動機:代表金錢、意識形態、妥協和自我(money, ideology, compromise and ego)。馬洛里確實想從中國政府那裏賺錢,但最後也沒賺多少,卻只賺得2.5萬美元,就給逮了。

    2006年,馬洛里以116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在維吉尼亞州北部的勞登郡-利斯堡鎮住宅區的房子,但2008年房價跌了35 %後,馬洛里的命運發生了變化,他的房子突然貶值,虧本出售,標價74萬美元。然後失業了。「他們經濟壓力很大。」「他們抵押的房產市值已低於其未償清的房貸餘額」,入不敷出的拮据似乎加劇了馬洛里的絶望。

    當中國特工與馬洛里取得聯繫時,他的信用卡債務欠了三萬美元,還拖欠了抵押貸款。馬洛里的妻子現在的工作是開校車。小兒子傑瑞米(Jeremy)帶領(摩門)教會團體禱告,並有著學習芭蕾舞多年所具有的優雅。

    前中央情報局駐中國首席代表菲利普斯(Randall Phillips)在上海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中國特工試圖讓馬洛里感到特別。「他們玩弄了他的虛榮心,」菲利普斯說。這種一貫手段,時常被拿中情局幹員來開玩笑:「我一直在等待著甜蜜陷阱。」

    中國特工並非在酒吧接近馬洛里,而是在領英網站(LinkedIn),十分輕鬆的打招呼:「嗨,我們能建立聯繫嗎?」馬洛里回覆:「我對任何人都持開放態度,你知道,我得付賬單。」

    中國特工告訴馬洛里,他們正在尋找如他一樣擁有專業背景的人。德國國內情報機構稱,中國特工在歐洲採取了同樣的手段。一名德國官員稱,過去一年,中國特工在領英網站上更加可疑。領英安全部門負責人羅克韋爾(Paul Rockwell)稱,他們關注中國特工的招聘行動,「我們致力於阻止這種行為」。

    他在領英上認識的新朋友給他介紹了一位在上海社會科學院工作的人,這位人士給馬洛里提供了一個顧問的職位。上海社會科學院是一家為學者提供辦公室、為情報人員提供掩護的智庫。

    馬洛里飛往上海,並在酒店房間中見了他的新老闆。這些男人並未說自己為情報機構工作,但是他們也沒有否認。馬洛里後來說,在那次見面中,他脖子上的毛髮豎起來了。他接受了他們的錢。回到利斯堡的時候,他帶著中國人給他的三星手機。手機上有一個聊天應用程序,他們通過這個程序與他聯絡。這部手機隨後導致他被捕。

    馬洛里畢業於猶他州的一所大學,有政治學學位。曾在伊拉克、中國和台灣生活,並在台北與妻子瑪麗亞(Mariah Nan Hua)結婚。在家裏他們說中文。周日他們全家都會去教堂,在那裏他使用中文名字毛志平(Zhiping Mao)。他們(摩門)教堂的許多朋友都以中文為母語,在一間裏屋用中文唱歌。教堂裏的其他人與馬洛里背景相似。這些中年人中文流利,為中情局或其他情報機構工作。小兒子凖備跟隨22歲的哥哥麥可(Michael)前往澳洲,進行為期兩年的傳教活動。

    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勞登郡14%的人口是亞裔美國人。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中國如何走出閉塞走向「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過年:不再給過去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