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提早到教室,上課前,先平躺放鬆,然後依序做了下犬式、頭倒立、肩倒立。
    進入頭倒立後,變換了幾次雙腿的位置:從前後直腿叉開、到屈膝伸展、再到雙盤,因為有前幾天落枕的經驗,今天,就特別注意在變換姿勢時,將支撐全身重量的基底部位(頭頂,和拳頭及前臂的外側)好好放鬆下沉,避免誤用到肩頸的肌肉。
    其實,在倒立的姿勢裡,就算是一根毛髮的位置稍稍改變了,都會變成底座重心巨大的改變啊,如果不夠敏銳、放鬆,就很難靈活適應重心的改變。這樣細緻的全身中心線的微調,需要細膩的呼吸。
    最後,雙腿再度會合,往天花板的方向伸直,這時候,大腳趾的趾根接回了那條隱形卻力大無窮的垂直線,直直穿過頭頂中央,雙手的支撐彷彿不再必要。
    接著做肩倒立,相對於頭倒立的開展與延伸,肩倒立像是遁入身體包裹而成的小宇宙。做完,整個肩頸後方都鬆開了,很多能量灌入頭部,覺得思緒澄澈,心神安寧。
    今天除了原本的<提煉心>瑜珈,又幫同事多帶了一堂一般的體位法課程,很久沒有連著教兩堂了。教課時,感覺聲音從腹部出來,不費力。從思緒到具體文字到發出聲音來,這個過程的轉折很清楚,有注意聽自己聲音的質地,以及不語時的空白。也有空間和時間去注意內容是否對當下有益,幾次在文字具體化或聲音發出來之前踩了剎車,所以,感覺今天的贅字不多,說話品質不錯。
    <提煉心>下課後,有兩位同學都說,呼吸法以後靜坐,感覺整個臉部都麻麻的,正常嗎?我回答:「那是身體鬆了,氣通暢地被運送到頭部的現象,很正常。不過,做呼吸法或靜坐時,我們的注意力最好還是放在根部,與大地連結。因為,不管有什麼體驗,我們都不希望離開現實,與大地的連結可以帶我們回到當下,否則,練習瑜珈和打坐,很容易變成一種逃避現實的方式。」
    在教課時,雖然大部分時間是在給予學生指令,幫助他們練習,但也會透過示範做到一些呼吸法、淨化法,和體位法,整個下午下來,脊柱被氣流按摩的感覺很明顯。下課後,很想要好好吃一頓潔淨和舒服的飲食,身體就帶著自己來到永康街的回留。
    面對著一整碗新鮮又充滿生命力的芽菜,低頭感恩,千萬不要再辜負大地無所求的付出,千萬不要再浪費每一口呼吸、每一口飲食的滋養了。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台灣不是中國的屬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那天碧潭場景的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