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挪威電影《不可能的逃亡(英文版:The 12th Man)》,真人真實的故事,任務徹底失敗,12個人中,只有一個人活著回來了。這部影片就是在講第12個人如何逃亡回來的過程。在零下30度的冰天雪地,如何徒步884公里,在千鈞一髮之際。

    這個人,叫揚恩·巴斯洛德。他如何在躲避德軍不斷追捕的狀況下進行63天極地真實大逃亡的紀錄。

    1940年,二戰,納粹德國占領了挪威。希特勒在挪威建立起了堡壘。飛機,潛艇,軍艦,駐紮在北部地區。1943年,由英軍訓練挪威士兵,並於3月派遣了12個挪威抵抗戰士,到挪威執行一個叫「紅色馬丁」的任務。行動目的是為了破壞德國在挪威所建的設施。

    一開始的偷襲機密洩漏,11人被抓,其中一人掩護著揚恩·巴斯洛德,跟他說:你還沒被發現,別讓我白白犧牲。

    就因為這樣,當他知道其他11人都被處死了,在難過之時,他知道他身上乘載著11條人命,他要替他們活下來。其中一位被刑求至死,都不願意閡上眼睛,當聽見挪威護士帶上消息,告訴他說,揚恩·巴斯洛德還活著。他隨即用剩下的一口氣跟護士說,我有個女兒麻煩他照顧,之後就斷氣了。

    德軍指揮官發現,「只有11人,第12個在哪裡?」於是全面的追緝這僅存的一人。

    經過暴風雪,沒有凍死;腳趾頭壞死,有可能奪走生命,自己忍痛砍掉自己的腳指頭,生命活存了下來。

    逃亡到農莊,挪威人冒著生命危險,全力協助他~「我們希望能盡力幫助你。」「把我們家中糧食都拿來,還有保暖衣物。」「德國人偷了我們的北極光嗎?」「不可能。」「我媽以前常說,看到北極光,就離家不遠了。」

    揚恩·巴斯洛德在冰雪的大石頭下,等待另一組人來救援,結果來救援的人記錯地點,揚恩·巴斯洛德挨餓四天,其間他看見了北極光,想起了這一句:看到北極光,就離家不遠了。他越來越知道,這不只是我個人的事,而是關乎這個國家的未來。

    對於這些挪威人來說,揚恩·巴斯洛德如同極光,代表著暴政下的一抹希望,協助他,是一場反獨裁的地下運動,在戰後,他受封大英帝國勳章的榮譽成員,但他表示,自己不是英雄,這些幫助他的人才是英雄。他死後的遺願是和當初幫助過他的人葬在一塊兒。

    電影的最後最壯觀的一幕,就在逃往瑞典的邊界上,揚恩·巴斯洛德跟當地挪威人說:「大白天的,你們要如何藏匿像我這樣的一個逃犯?」 

    挪威人說:

    「有上千頭馴鹿掩護你,有如精靈般的雪白馴鹿拉著你,逃!逃出納粹的手掌心,逃出納粹佔領的挪威,奔向那中立國瑞典,反抗戰士揚恩·巴斯洛德,您可千萬別放棄希望,這長達63天的逃亡路就只剩幾哩之遙。」

    看到上千頭馴鹿的力量,只要有一個帶領的牧羊犬吹起號角,那一心狂奔的力量真的好大!

    每個國家都有民粹,民眾基本上都是羊群效應。很多人批評台灣人愛錢怕死,其實問題永遠不在台灣人,問題永遠是誰在領導。1776年美國獨立建國時,美國人的水準比台灣人差多了,不同的是美國有好的領導人,台灣沒有。台灣現在缺的是牧羊犬,羊群裡只要有一個牧羊犬,容易被羊看見,羊群就會跟著你勇敢。

    揚恩·巴斯洛德,雖然途中雪翹脫落,被德軍發現,就在德軍要開槍時,他奮力的用手趴雪,掉落到一塊石頭下,這時他準備拿起剩下的一顆子彈自盡,因為他死也要死在挪威的子彈,不願死在德軍的彈頭上。

    就在舉槍自盡時,他聽見虛空喊著他的名字:你活下來是有原因的。

    當有個聲音驚嚇了他,原來是剛那一隻領頭羊,站在面前回來找他,就在德軍即將靠近時,他將剩下的子彈鳴槍,領頭羊揚恩·巴斯洛德一路狂奔,越過邊界,到安全的瑞典。這一幕讓我見識到羊群的力量。

    揚恩·巴斯洛德給新訓的挪威士兵信心喊話:「聽著,不要害怕,我們將結束這一種瘋狂。」

    揚恩·巴斯洛德於1988年過世,就如他所願的葬在挪威曼德里,與幫助他的人葬在一起。

    活著就是英雄,只要能做好自己的任務,都是令人敬佩的英雄。活著就是奇蹟,我們身上都有著彼此的血液,我們的氣息裡都有著前人的呼吸,一起嗅著一朵對全世界微笑的花。有好的領導人,台灣人就會跟著你一起勇敢。

    「別讓我們的犧牲白費!」別讓前人的犧牲白費!台灣是仙島,不應該任由群蟻附羶、魑魅魍魎,永遠不放棄我們對台灣的期許與嚮往。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寧枉毋縱的疑罪從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共幫老天爺「開光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