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職棒大聯盟金鶯隊總教練休瓦特(Buck Showalter),因為陳偉殷(球衣16號)加入金鶯(Baltimore Orioles),他三不五時要接受台灣媒體訪問,今天在接受電子媒體訪問時他說: 「不是中華台北!是台灣。 (It's not Chinese Taipei. It's Taiwan.)跟中國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可是有做功課的好嗎?」這段話休瓦特講得理所當然,還請台灣媒體不要再講「中華台北」去混淆他。 外國人很容易理解的事,在台灣卻搞得那麼複雜,讓大家頭腦都快打結,只為了一黨一人之私,只為了繼續把台灣當中國的殖民地。我們只要立場堅定、表達清楚,相信每個人都會了解:台灣是台灣,跟中國一點關係都沒有,不要再講「中華台北」來混淆大家了,這是事實也不需要當成政治敏感言論,我們要開始減敏了,不要再泛政治化過度反應了。 長期名實不符才導致台灣社會很多的扭曲,也扭曲列國對台灣的認識,讓我們一直走不出中國黨國體制的箝制。古云「必也正名乎」,「名正言順」這句成語源於《論語•子路》: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它的意思是名義正當,道理就講得通。也表示做事理由正當充份,就可以理直氣壯了。台灣最需要的就是講清楚、名正言順。 賴福順教授說得好:台灣擁有國家的條件,是一個國家;但因使用假國號,反而變成不是國家,成為中國尚未併吞的一塊殖民地。而中國對自己送上門的這塊肥肉當然不會拒絕,於是不承認台灣是國家;因為如果承認是國家,中國就不可以隨意進攻。就像是30多年前,台灣稱呼中國為「共匪」、「大陸」,不承認對方是國家,以為如此就可以進攻中國。 以台灣為名,我們才可以結束歷史的恩怨,也才可以宣佈跟中國為友善的兄弟之邦,互不侵犯、長治久安。 英國劍橋大學的國際法學者James Crawford教授在其論文中指出:雖然台灣在事實上已經滿足除了國家承認以外的其他一切國家成立要件,但因為台灣的政府從來沒有對外明確表示,台灣是一個有別於中共的獨立國家,造成世界各國也普遍不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所以台灣並不是一個國家。台灣人民就是因為如此而不再思考如何以堅定意志宣布獨立,並要求各國承認台灣是國家,當然台灣也就不能成為國家。 台灣如果要走入國際社會,要成為一個國際法理的國家,堅決的「宣布獨立」是必要的第一步,同時更要以具體行動表明建國的意志,言行一致要求各國在外交上作「國家承認」,以申請書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加入聯合國申請,這些都是成為獨立國家,具體必要行動的第一步。 之後,才會有國際社會承認與否的問題。宣布獨立並沒有一定的方式與形式,可以視情況與國際情勢,採取有利的方式,選擇適當的時機宣布獨立,但要凝聚內部的共識,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鴕鳥心態,不談只是讓我們自廢武功拱手讓人而已。 台灣要加入聯合國已推動十多年,但是外交部所採用的手段與目的都是錯誤的,不但於事無補,反而對台灣的國際地位造成困擾。事實上,依聯合國憲章規定:新國家要入聯必須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加入的「申請書」,經由安理會審查通過之後,交由大會表決通過。 所以當台灣外交部以新國家身分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申請加入」的時點,就是台灣向國際社會「宣布獨立」的一種有效方式,即使中國在安理會審查階段否決,只要台灣繼續堅持是獨立國家,外交部繼續表明將再度「申請」入聯的意志,台灣就「已經」是一個宣布獨立的國家。 而台灣對外也應向邦交國提出給予「國家承認」的請求,放棄要列國承認台灣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這才能符合台灣是獨立國家的要件。台灣目前維持二十多個邦交國,都只是要求對方作「政府承認」,實際上就是要求邦交國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台灣總統是十三億中國人的國家元首」等荒誕不經的外交政策。因此,外交部應立即停止花費預算及台灣人民的納稅錢,去維持代表全中國的「政府承認」政策,並改為向友好國家及邦交國提出給予台灣共和國「國家承認」的外交政策。 當我們實質及法理上獨立時,任何人就不能侵犯,有侵犯行為產生時,其他國家就可以幫忙。當然有關國際的支持,我們需要更細緻更努力,至少全民都會知道我們為何而戰,不會一直活在欺罔不實的謊言中,不會一直活在沒有尊嚴的矮屋裡,如果不是中國的壓迫和恐嚇,相信台灣多數人一定都願意制憲正名,更改國號,使台灣成為百分之百的正常國家。 更改這個名存實亡的國號,已是一個不可阻擋的選擇,無論現實的阻攔有多大,相信只是時間問題而已,目前我們至少可以先在內部廣泛討論、團結一致、達成共識,我們要當一個有尊嚴、獨立自主國家的國民。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在呼吸裡看見了昏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千萬不要辜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