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Lady Gaga從小穿男人認為女人該穿的服飾,今天她故意穿男式特大號西裝與褲。

    Lady Gaga 10月16日在 ELLE Magazine (US) 雜誌舉辦的頒獎典禮上致詞(Lady Gaga's Emotional Speech on Surviving Sexual Assault and Mental Health | ELLE),她情緒激動,欲語淚先流,娓娓道來…她今晚身著一襲特大號西裝的原因,出門前,她花了好多時間,不斷地換上不同的晚禮服、高跟鞋、束衣、鑽石、羽毛、珠子鑲嵌的各種布料…,突然她感覺到胃裡一陣不舒服,她問自己:身為一位獲獎的「好萊塢女性」,究竟是什麼意思?

    難道,好萊塢女性只是依照(上流社會)巨型選美比賽(男性認定)的外相競逐、藉此娛樂大眾的一員嗎?

    在嘗試了一大堆設計師們提供的性感禮服後,她看到衣櫃深處有一套特大號的西裝(Marc Jacobs suit),當她把這套西裝穿上時,她哭了起來,她感受到了在自己內心深處的真相,並且知道她今晚致詞要說什麼。

    她19歲時被某娛樂產業的強人性侵,那經驗改變了她的一生,至今她還沒有勇氣說出對方的名字,她依舊感到丟臉,甚至有些時候還是會覺得那是她的錯。當她跟這個產業中非常有權力的男人說這些事時,沒有人伸出援手,這使她開始隱藏自己,直到她再也不能忽視身體的疼痛。後來,她被診斷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和纖維肌痛症候群(Fibromyalgia,某種因為壓力而造成的疼痛)。

    在這個面對創傷的過程中,她看到自己很幸運,有多元管道可尋求協助,但對許多人而言,資源管道要麼不存在,要麼就是沒有能力獲取資源或去支付。這讓她看到,她必須站出來,為那些像過去的她一樣孤單無援、必須隱藏自己的女人、男人,發出聲音,這才是身為好萊塢女性的意義,正因為她擁有碩大的平台,所以她有機會發揮影響力,成為改變這世界的動力。

    看著她的致詞,一方面有些心疼,覺得某方面她是個小女孩,但也很佩服她面對脆弱的勇氣。畢竟,當你成為一個公眾人物,「做自己」的代價更高昂了,群眾可以捧你、也可以摧毀你。她說,她必須比以往更有能力「做自己」,透過自己的聲音來去抵抗好萊塢的標準、去抵抗那些「你該穿什麼晚宴禮服來吸睛」的想法。

    「做自己」、「發出自己的聲音」,可以說是美國文化中的一個永恆命題,然而,究竟什麼才是「自己」?女神嘎嘎最近主演的大螢幕處女作「一個巨星的誕生(A Star is Born)」,一部被翻拍了好多次的電影,也是在探討這個議題。

    我覺得,美國文化的做自己,有一大部分是自我成就的才華,或連結到事業的成功,然而,不論是才華還是受群眾歡迎,都不是我們可以掌控的,就像抗議歌手Joan Baez形容的,不是她不再寫歌,而是,「歌不再來了。」她接受了這個現實,也樂於繼續唱別人寫的歌,繼續做她的抗議歌手。但想像,如果她的自我認同建立在寫歌的的才華,並且一直想要寫出像過去一樣受歡迎的歌曲呢?她可能就會卡在那裏,甚至因為挫敗感而陷入低潮,就無法看見,生命其實正在打開其他的門。

    此時此刻的女神嘎嘎,雖然已經在創傷復原的路上,但我總覺得她的整個人還是一團緊繃的神經,雖然跟未婚夫Christian Carino好事已近,但在他們的合照上,我很難感覺到真正的平靜滿足,覺得她就像是走在鋼索上,那個自我既強大又脆弱。想要抓住抓不住的,或以為自己此刻抓住的東西很實在,都是危險的來源。

    她今天敢抗拒好萊塢做自己,絕大半是因為她在好萊塢已掙得一片天,如果不是立於不敗之地,她敢做自己嗎?即使到了今天,她已經在做自己了嗎?

    當她說到「世上有四分之一人口受苦於心理疾病,3億人有憂鬱症,6000萬人有情緒兩極症,2300萬人有思覺失調症,每年有80萬人自殺,中低所得國家心病人口有76-85%未曾收到任何關懷照顧,高所得國家心病人口有35-50%未曾收到任何關懷照顧」,我在想:是什麼樣的人性環境不允許我們做自己的最真,是什麼樣的人性環境讓我們失去良善與勇氣?是什麼樣的威權社會讓我們勢利偏執?是什麼樣的社會不給青少年完整的性教育卻動不動申斥訓誡不當的兩性關係與性侵?是什麼樣的社會攻擊自己完全不了解的同性戀卻自以為代天宣命?我們的學校並沒有教我們真正的自由是自律是責任,我們的社會一直在提倡「他律」、鼓舞撈過界干預別人不合他們標準的言論行為。

    人性與環境互為表裡,不改善環境,所謂的資源管道,我們的政府預算與私人NPO再怎麼勸募都不可能負擔得起。只治已病不治未病,恐怕只是上游污染清下游,再感性的演說,也不過是鼓箜篌號天噓唏!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李子柒視頻真真假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統戰新語浸染的危險